相关资讯

博艺网记者对《美术报》副社长蒋跃的访谈
信息来源:新画网   作者:蔡萌   日期:2013-05-26






时间:2010年9月25日
地点:《美术报》社社长办公室

   博艺网:很感谢蒋老师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今天主要有几个问题想跟您做一个交流。对于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比如我们博艺网这样的网络媒体在与艺术的结合上谈谈您的看法。

    蒋跃:我认为我们正处在一个多元的时代,发展到今天,网络的出现也是必然,使人们对世界距离的概念大大缩短。网络方便快捷,足不出户就可以接触到大量信息,是其他媒体所无法比拟的。所以它对人们的生活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纸质媒体和网络媒体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和优势。纸质的东西对于有一定年龄段的人有亲切感,尤其对于美术,它有资料收藏作用。网络带有部分虚拟的成分,要把资料下载、打印出来需花费一些功夫。尤其像我们读惯了画册,读惯了很多纸质媒体的“老”读者,我们对过去的那种怀旧是不可替代的,至少在我这一生传统媒体是不可能被网络媒体完全所取代的。他们都各有利弊、优势互补,也构成了我们今天这个时代多彩生活的一部分。我认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传统媒体是不会被网络所取代的。日本的一个预言家说三、四十年后纸质媒体会被新媒体所取代。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它是永远不会消失的,等到你的书房里只剩下一台电脑的时候,我想人也只剩下一副躯壳了。像我现在读书,要在一个有书本的环境里才会觉得充实,一个没有书本的环境里人会感觉很空虚,没法进行工作。我觉得这是不可替代的,尤其是美术,因为它有画册,有资料,有图片,有形象。对于新闻可能网络媒体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对于资料,优势并不显著。但它对纸质媒体有很大的冲击。比如说我们报纸的阅读群缩小,但是订阅群还是不会消失,这么多报纸的存在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博艺网:您作为中国美术学院美术教育系首届学生,并有着这么多美术教育方面的教学经验。对于中国的美术教育的一些现状,您有哪些自己的看法?

    蒋跃:相对过去,中国美术教育大大推进了一步,每年考美术院校的人数以及在中国设有美术专业的院校在全世界是最多的,因为社会有这样的需求。有两个原因,一是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很多人追求高雅,涌到了美术这个圈子里面,因为美术本身是凌驾于经济基础之上的,是一个上层建筑。人们的审美观念提高,这是很有好处的。人们装修房子都要请设计师,就说明审美意识的觉醒,美术教育无疑有一个推动作用。但是我们同时要看到,这些来报考美术专业的学子们并不是内心真正的热爱美术。在美术专业之下掩盖了很多问题,比如说有很多家长或者老师认为学生可能学习成绩平平,艺术类的文化课分数可以放宽,这些人为了寻找一种生活的出路,选择美术。所以其中不乏美术的投机者。总体来看,美术教育有所提高,但是泥沙俱下,良莠不齐。每年涌现出很多优秀的人才但是也夹杂着很多末流的学生,总体说,中国美术教育的现状是喜忧参半,可能这是美术教育历史进程的一个环节。 

    博艺网:在和一些美术院校的老师和学生的交流中,有部分人反映现在的老师授课的方式不像以前的老师那样手把手教,更多的是自己画,教学方式对学生的影响很大。

    蒋跃:这个现象的确存在,但是不能涵盖一切。很多老师尤其是年纪较长的老师教学还是非常认真的。现在是一个商品时代,因为扩招以前一个班十来个人,现在的一个班的学生数量是以前的一倍,甚至更多。老师的精力,学生自身学习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也不否认你刚才说的那种情况。但总体来看现在有普及教育和精英教育相结合的一种方式。就中国美术学院而言,本科教育已经在以前“艺术家的摇篮”这么一个神圣的称号里已带有一些普及性的成分,实际上更多的是一种基础教育。而中国美术学院现在打造的品牌就是以研究生教育作为一个高端。研究生里面像博士、博士后或者硕士这样的层次来进行研究。那么这个又从另一个层面上面补充了基础教育的不足。中国美术学院提出一个口号:“兼容并蓄、大底盘、高层次”。作为中国美术学院的老师,我认为这个现象存在,但不足为奇,也是历史进程的一个环节。日后人们对此认知程度的加深,可能报考美院的热潮慢慢减退,又会有一个回归。历史的潮流是大浪淘沙,会进行一些自然的淘汰,同时他会保留许多优秀的传统,包括教学的传统。

    博艺网:我知道您是中国著名的水彩画家,但在您上学的那个年代,水彩画并不是主流艺术,而且相对比较受冷落,是什么让您有这个动力一直坚持您的水彩画创作?

    蒋跃:从事水彩画的教学和创作并不是我个人的选择,是历史选择了我,不是我选择了水彩画。我本人六、七岁开始画画,因为那时候是在母亲教导下被动画画的,我舅舅是中国美术学院的教授,受此影响我走上了绘画的道路。但是我较早接触的、热爱的是中国画和油画。我十几岁就开始学习中国画,同时也画油画。我初中的老师是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的。那时候人家在画水粉的时候,我在画油画。偶然的接触了中国画的宣纸、毛笔,后来发现这种水墨淋漓是别的画种无法取代的,我画中国画觉得很快乐,所以我现在仍然坚持画中国画,小时候学习《芥子园画谱》,画中国画的人物写生。我也搞过版画创作,我在14岁的时候就有作品参加地区级的美展,是黑白木刻版画,到17岁的时候就有作品参加省级的美展,是一件国画作品。我比较热爱大的画种,但由于我考入了中国美术学院的美术教育系,当时的系主任吴德隆老师,他一生教授水彩画。他在课堂上看到我的第一张水彩画写生作品时,就对我说:“蒋跃,你是一个在水彩画方面很有天分的学生,你今后走这条路可能会比你走中国画或者油画的道路会更有成就。”他的鼓励对我有较大影响。后来也是他把我留下来在美院美术教育系教授水彩画。所以刚开始我对水彩画的认知是很朴素的。就是说不能误人子弟,我教水彩画,我本人就必须把水彩画画好,为人师表,所以每天练习水彩画。一百张一百张的买水彩纸,天蒙蒙亮就开始画水彩,一天浪费掉的纸也有好几张。因为开始的时候水、色、形要统一很困难。经过一段时间后,就攻克了很多水彩画技术方面的难题。

    上个世纪的80年代,浙江水彩画家协会向全国发起了杭州中国水彩画大展。当时我在水彩画家协会担任秘书长,参与了文案、策划、展览,结识了很多中国一流的水彩画画家,使自己的眼界和水平也提高了。自己也把原先学习中国画的优势自然而然的融入到水彩画的表现当中。以前学过的那些东西就很自然的涌现出来。所以形成了我今天具有中国民族绘画面貌的水彩画。

    1996年和1997年,我的照片《渔汛》、《海风》分别荣获由中国美协举办的首届全国水彩画艺术展金奖、第七届中国水彩画大展金奖。赢得了人们对我的尊重和肯定,这也是对我民族风格的吸收造出新的面貌的一种认可。我觉得由于美术教育系当年课程的设置和综合素质的培养,使自己得益匪浅。我觉得自己不是纯粹的画家,我写过大量的论文,发表有50余万字,并获得了一个部级的课题《中国当代水彩画研究》,把我自己很多的思考写成了理论的文章,出版了各类学术著作18种。 

    博艺网:那蒋老师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创作理念以及您在水彩画理论研究探索过程中如何把理论与创作相结合的情况? 

    蒋跃:每个艺术家的艺术思想都不同,与他的民族、出生、性别;与他的时代、与他的审美等等都是紧密相连的。我是一个多重身份的人,第一职业是教授,第二才是画家,第三是媒体人。我探索过多条创作道路,但仍以写实性的面貌为主。尤其要去教学生就要以身作则。我大量作品都是在课堂的示范过程当中完成的,在作画中,我结合了中国民族精神和审美理念,这个过程中我有所提高。在一般的写实作品有一定的艺术处理,追求雅俗共赏。但做到这一点很困难,这个“度”的把握是我面临的一个挑战。我认为,作品首先要为观众所接受,观众不接受,再好,知音就会很少。要有艺术家的眼光去对待这个“俗”,这个“俗”是通俗,不是低俗。这个“雅”也不是艺术家的曲高和寡,而是艺术作品中体现的一种修养。我一直在走这条路,尽管这条路很难走。如果完全走纯粹的艺术之路,可能比较容易走出来;或者完全走“俗”的路也可以走出来。或者扔掉技术的环节,搞观念的艺术,都是比较容易成功的。而我走的这条道路恰恰是比较难的,很多人都在追求,很多人都没有走成功,我将自己放在这个点上锤炼。我现在也是在做很多探索,很多地方也有很多苦恼。也没有达到一个完美的状态,要有所突破非常难。好在我除了绘画方面的探索以外,还一直坚持理论思考,我写过一本著作——《绘画的形式语言研究》。在著书过程中,我对绘画本质的问题和现象、内涵等做了很多研究。虽然我用水彩画的工具在作画,但我曾在中国美术学院研究创作处任职,主管和组织全院教师的科研成果:包括展览、学术、论文、课题等,使我的视野辐射到更广泛的领域。我对水彩画有着清醒的认识,它只是所有画种其中之一。尽管现在不是主流艺术,但是我认为它的发展的步伐在整个中国画坛上是最快的,很有潜力。从40、50年代那种非常简单的静物画能够过渡到今天这种人数众多、题材广泛的局面,很不容易。说到题材,我本人取材非常宽泛,静物、风景、人物我都有涉及。静物画主要是在课堂的教学,风景画主要是在采风的过程中,资料的一个搜集,而人物画是我近些年非常关注的题材。因为人物画能够最直接承载时代的重任,能够直接的反映人的风貌甚至于思想灵魂,所以人物画创作成为我现在创作的主流方向。人物画比较难画,因为要牵涉到造型、比例、结构,尤其对水彩画来讲,要求落笔无回,一遍而成,一次性要解决水分的干湿、色彩的冷暖、造型的准确等问题,对水彩画家提出了更大的要求。很多国画家,油画家画水彩画时,都会在技术上遇到很多难以逾越的困难,这是画种的技巧带来的这种难度,所以很多人在回避它,但同时又有很多人又看不起水彩画,有人认为,水彩画不能画大题材,其实是一种误区。为了纠正这种误区,我身体力行来做人物画创作。所以我很多的人物画创作的作品幅面都是巨大的,人物众多,场面巨大,一改以前水彩画创作只是小品的形象。我试图用我自己的实践来改变人们对水彩画的看法。让人们重新来审视这一优雅和极具潜力的水彩画,也是我们这一代人应该承担的历史使命。

    在理论问题上,我为什么写这么多水彩画的论文和水彩画的著作呢,因为中国画历代有很多画论,有很多人在研究它,油画是西方的,也有很多人在研究它。他们都有很多现成的理论框架、美学思想,而水彩画没有,水彩画的理论几乎是空白。因为我自己有实践的经历,再加上我对理论这一块的关注,因为我从小喜欢文学,所以我一直思考很多问题。尤其是刚开始接触水彩画的时候,我就提出了水彩画种的不可替代性。它的不可替代性就是它的美学内涵,美学内涵是什么,上个世纪的80年代末我提出了水彩画语言的“诗化性”。我认为,它的本质是一种诗意,诗的一种浪漫,诗的一种境界,诗的一种思考与追求。今天我的这一观点被很多人认可,被很多人引用。这个观点是我第一个提出来的,这一点算是在水彩画理论方面最大的贡献。

    我出版了一本水彩画理论著作《中国水彩画研究》,这本书是中国第一本,乃至世界上第一本对水彩画进行系统研究的学术著作。对水彩画的脉络,整个体系,水彩画语言的本质,水彩画的民族意识,水彩画的受体,水彩画的学术高度等做出了系统的论述。因为我是一个实践者,对水彩画有所体会,所以写的东西比一般的理论家更实际,能切中要害,是鉴于理论家与画家之间的理论,也是我的个人特色。鉴于我的多重身份,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我的面貌,这就是“综合”。

    其实我每天为自己画不出好画而苦恼,为写不出更加生动的文章而心烦。所以我一直都在警醒自己,我的弱点是什么,存在哪些问题,应该走到哪个高度。在这个时代尽管有很多浮躁的东西,但是我觉得还是要按照古人的“宁静致远”的思想去做。心态平静了,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了,才会慢慢往前走,如果总是去追风赶浪,一味的让媒体来自我炒作,可能会一时成功,但只是昙花一现。一个人只有抵得住诱惑才能走的更远。艺术有几个原动力,第一个它要有生活,第二个要有创新,要有时代感,同时要有修养。最后的绘画面貌肯定是在画自己的修养。你一味的跟着古人跑,或者跟着时下的潮流走,都不可能留下你的足迹,有你的位置。只有你自己的坚定信念,把问题看透,想通,手、心都能跟得上,最后才有你的立足之地。

    博艺网:非常感谢老师能跟我们聊您在创作上的心得,和我们在学习的过程当中会遇到的很多问题,获益颇多。再次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

蒋跃下4 蒋跃下3 蒋跃下2 蒋跃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