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自说自画
信息来源:中国画家在线   作者:潘晓东   日期:2013-05-26
    我的2006年新作,一方面仍然延续着 1989年就开始的以黄土高原为主题的“古塬”系列,同时也画着关中和陕南汉中的风景和风情。我最近的绘画方法是将以前的描绘性渐变转为现在更多的写意性质绘画,这种变化是不由自主的,也是由于形式表现和自我表现意识加强的需要。 

    关于新作《塞上柳》和《塞上冬暮》系列油画,对塞上柳题材的喜爱源于1986年,当时我为全国首届长城画展作画时,在陕北的靖边、榆林等地搜集创作素材所见,沙漠中的柳树在冬天被砍光了枝条,只剩下一个树干,春天却发得愈加枝条兴旺,这是一种自然的精神;我1988年研究生毕业时的创作,三联画195×360㎝的《塞上柳》是以人喻柳,表现更多的是人与自然的抗争,其中的老农是真人写生。2005年重拾以前的题材,看新作《塞上柳•春》,好象多了一些和谐的情调,所用的表现手法也大相径庭了,新作不刻意画面的细枝末节,更多地重视了大的韵律和笔意,同时强调了宁静和春天将至的意蕴,其次在每天的作画时不经意的保留了前一次作画的痕迹,随遇而安,再则人物的精神气质的刻画,更多倾向于自然平和的心态。《塞上冬暮•路》一画是我特别喜欢的,主要是作画时的心境和记忆是一致的,很大程度取决于画面的色调,这个暮色中很少有苍凉,有着更多的是悠远和宁静,环境再恶劣,居住在塞上的人和我们这些游子更多地感受到的是一种适意和感动。苍白的路面似雪,路的远处是沙漠里的村庄,联系到另一幅《沙漠深处》;走在沙漠里,有柳树的地方就有村庄,村口的小坡在夕阳下是那样的迷人,平常的落日,平常的路,但当我用心去描绘它时,总有一种错觉,总感到我此时就坐在路边写生,落日后只能住在村子里了……。

    看陇东正月组画的延续;《陇东正月•朝》的气氛和画法给我带来了更多地自由,正月里一群乡下人去小镇或城里闹社火,环境造就了人,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西北的黄土,黄河养育了西部人,他们始终沐浴在传统文化习俗和自然的养份中,这些人们始终和自然世代和谐相处,只有新科技中的垃圾产品在打扰和破坏着西部生态和文化传统,在有传统古建筑的风景如画的地方随意建一座通讯铁塔,还有在板式建筑上贴一些刺眼的白瓷片等等。这里劳作了一年的人们,每年的正月是他们的狂欢节,阳光、空气不亏待辛劳了一年的人,我想表现的是他们愉悦的精神面貌,这就是爱家乡以及他们世代延续下来的生活传统和文化传统。关于我近期的人物画,我实际上更多地是着意于作品画面气氛,描绘的主要是环境中的人,而不是某一两个人典型形象,靠的是动态,光线等方面的发挥。

    综上所述,我在今七、八月份的暑假里集中画了几幅较大的画,借在刊物上发表的机会,展示给大家,倾听意见。
 
2006年8月28日于西安美术学院


潘晓东下4 潘晓东下3 潘晓东下2 潘晓东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