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我为什么喜欢油画写生
信息来源:中国画家在线   作者:潘晓东   日期:2013-05-26
    “人与自然”是我要在自己的绘画中表现的水恒的主题,大西北有长江、黄河的发源地,有世界上唯一的黄土高原,还有众多的少数民族,而陕西又有很多重要的人文和历史遗迹,从丝绸之路到汉唐文化,这些都是我取之不尽的创作素材。

    反映生活很重要,但如何去表现生活更重要,如何去以一个画家的独特的视觉方式去观察和表现生活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作为一个当代油画家,有责任在绘画的形式和表现手法上有所创造,这样才无隗于我们生活的时代。

    油画写生能使人痴迷,我是属于劳碌型的人,抽不了烟,也喝不了洒,所以平时朋友常开玩笑,如果有人请我作客最划算,因为我一口酒下肚马上脸红脖子粗,超过了别人喝半斤酒的效果。另一方面也说明,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容易激动的人,在面对自然写生时经常容易出现这种感觉。从1971年开始正式绘画工作,直到20多年前西安美院毕业留校任教至今,我所得到的最大享受莫过于隔上一年半载下乡画一些写生油画,这时间自由自在,忘情于山水间。因为,花常年的美院教学工作中,尽管有教学相长的一面,要教学生从无法到有法,是有一定的重复,有时甚至比较枯燥,所以一年中到时时盼望着什么时候再能下乡走一走,那种陶醉感令人回味无穷。

    油画写生应该重在写上,除了以观念和设计为主的油画,近代西方油画早已形成重视画面整体差氛,重色彩、笔触的表现性画法,这其中风格已是异彩纷呈。不少中国油画家都在讲,要将西方的色彩和我们的国粹,甚至是和写意画结合起来,要想结合得不做作、不生硬,仪停留在表面方法上或说法上,有此简单,恐怕只有在研究自然上下功夫,真正解决源和流的关系,才不会本末倒置。

    油画写生的观念还在延伸,可以面对自然搞试验作品,让自己的意念、理想和从自然中提取的美的元素有一个碰撞,随着你个人的功力和才能的增加,自然会有一个选择的过程,这个过程有可能是流动的,但集中时间给于一个总结,一般会产生一个令人相对满意的结果。这种结果有可能在一瞬间完成,而对另一种性格的画家则可能是一辈子的事情。 

    油画写生是一篇篇的个人日记,它记录着自己生命和能力的活动,传统中国画家容易出现专画荷花或竹子的专家,现在看来,部分人确实是专注的和柯真才实学的能力,但另一部分画家则是对丰富的自然生命力没有感受的结果。试想一下,坐在炽热的阳光下作画和坐在空调房中作画的感受是一样的吗?我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但我能根据我的所有写生油画,回忆起当年作画时以及那一段时间的活动,这也是我特别珍爱我的写生画的重要原因之一。

    油画写生《秦岭山居》一画补记如下:1999年10月9目,多云转晴,这是我带了三个研究生和六个本科生来到秦岭深山处的金堆城钼矿附近的一个旅馆住下的第三天,起床后匆匆吃早饭,一行人就提着画箱,画框去了两公里外的有十来户人家的小村子里,一路上秋天的露水打湿了我们的鞋和裤脚。一座有着过梁和大门连结的房子引起了我强烈的兴趣,这种造型我在关中还没有见过,早晨的阳光刚好照在了房子上半部,这时,我迅速打开了画箱,拿起了一块方型的油画布,用橄榄绿大致起稿后,把几个重点色块的形体固定下来,就从阳光有可能变化的最主要的部分,即透过大门白墙和悬挂的玉米,用画刀调亮色厚徐,然后大笔画黄土墙的亮面,墙上还有农业学大寨的标语,那个时代在这里还有遗迹,真想不到!它下面的窗户画得很有力度,在处理墙下堆的木柴和杂物时,笔触有它自然的方向和大小、松紧之分,地面画得很简约,原作能感觉到地而的潮湿……

    油画写生《白石山》:1999年10月11日,晴转阴。我们几人深入华山附近的一条山沟十儿里,上午画《空谷》一画时,还阳光明媚,下午画这一堵墙1以的白石山时,已凉风习习。我坐在一个连画箱都放不稳的,小山坡上,用几块石头垫起了画箱,但作画时却精神集中,一气呵成,思维的运动和眼前儿百米高的白石山有着几千年风蚀和流水造成的痕迹之间,一直在选择,景物和想画的点苔和拖笔正好契合。塞尚处理圣•维克多山拉近远山,加强了形式感,造成了形体穿插和平面化,但象华山 样堵在构图中间的山体,不能太近又不能太远,如果虚化义无法使笔触强劲,只能在协调中加强近景。在处理大场面时小幅写生有缺点,大的场景经过概括容易变成有一定力度的,小景,还有,写生也无法代替在室内苦心经营和,创作加工的宏篇巨制,所以,我这些年来一方面在室内画一些视野开阔,甚至理想化的作品,另一方面无法割舍的写生的激情愈加强烈。我近年的理想,是对写意油画的完善,也许会弄出一个什么长安印象现油画的轮廓来。


潘晓东下4 潘晓东下3 潘晓东下2 潘晓东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