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深情铸诗境——读油画《西藏:人•神•情》
信息来源:新画网   作者:王灭   日期:2013-05-24

    画家蒋宜勋长期从事版画、连环画创作,那些表现我军指战员多彩生活的版画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军与全国美展,并十数次获得奖励。多件作品选送日本、德国、朝鲜、香港、台湾展出,受到好评并被收藏。他对版画创作有一股勤奋钻研的韧劲,近年在彩色人物版画的创作上又有许多新作问世,一些新作的探索颇有学术价值。近几年来,他把精力放到油画创作实践上,产生了几十件有一定艺术质量的反映藏族人民生活的油画作品。过去潜心表现藏族人民生活历程,出现大批作品的画家,在四川有李焕民等同志,今天以油画艺术形式进行创作,刻画众多藏民形象的画家则当数宜勋。

    画家一直坚持创作与时代同步,题材上尽力贴近生活,在表现上让艺术逻辑支配生活逻辑,意境创造支配画面的建构,依据客观现实生活和凭借想像创造一个与生活和大自然在感情上相对应的另一世界,他极力经营一个让人临近画面倍感亲切的艺术境界。他所描绘的对象是藏族男人、妇女、儿童、老人及耕牧、宗教文化等。他画这些绝非出于偶然或猎奇。二十多年前画家就随部队去西藏深入生活,对藏区的山水人物产生了深厚的感情。藏民的音容笑貌清晰地印入脑海,他后来又十余次深入到藏区去,在那里研究熟悉藏族悠久的历史、灿烂的雪域文化和民情风俗,在那里体验、观察、分析各种人,捕捉藏族人民和藏区风物的神韵与诗意,捕捉自己心灵的感受。他出生在芙蓉国里,热爱那里的父老乡亲,但更爱相识多年的藏族人民,他时常感到藏民的美,如妇女的千姿百态和高昂优美的嗓音;男人的坚忍强悍、聪敏睿智和粗犷豪放;老人的饱经沧桑、幸福美满和慈祥和蔼;儿童的欢快活泼和稚气天真;藏区自然风光的爽朗旷达、雄伟壮观和神秘。这一切时时在撞击着画家的心扉,他有种不用艺术去表现他们那种纯洁的心灵,崇高的人格,对信仰的虔诚,对国家建设全身心投入,对美好未来的向往与追求就会有内疚感觉。藏族人的人生态度和藏区的文化氛围,尤其是政治、经济、文化、生产方式等均处在变革之中,藏族人民的生活、气质、形象,更使画家产生很强的历史责任感,促使他要去表现他们。我们在他的油画作品里完全可以感受到这一点。宜勋真诚而勇敢地面对现实世界,用自己的心灵和眼睛去发掘新的有价值的画题,挖掘生活的内涵,通过真实的艺术描写,揭示出人生、生命的内在意义。他的作品从情调上品味,没有冷漠、苦涩、怪诞和荒凉,也没有娇饰虚伪和故作神秘。一切是那样地质朴、真实、自然与亲切,让人觉得今天的藏民就是这样实实在在地生活着,作品里透露出艺术家真挚的情感和良心。

    这批油画除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外,画家还十分注重艺术构思。画家把创作版画时那种精于构思立意的长处用到油画中来,他深知一件好作品的题材与主题的密切关系与立意的重要性。因此,他的画选取题材甚为考究。画面情节的选择,人物的安排.节奏的调节等等都为着更好地表达鲜明的主题。他的创作构思是从生活感受出发,直接或间接地得助于生活的启示,在有意识或无意识中获得创作灵感,感性和悟性结合,深入思考,反复推敲、琢磨,在创作中不断深化、修改、完善,耐心解决一系列复杂具体的问题。尽可能使作品有更大的容量和更深邃的内涵,叫人读后有更多回味的余地,从而受到较多的启迪。 

    色彩是油画重要的艺术语言,画家通过油画色彩的表现,对唤起人们情感有特别奇异的力量。宜勋油画的色彩沉着、厚重、柔和、细腻、明快和朴实,在艺术美学上属于一种补素的含蓄的美。艺术家过去因职业习惯,爱以专业眼睛去看待事物,尤其多年作黑白画,长于以黑白灰组成一个较为单纯的世界,偏重于黑白层次对比在绘画中的作用。现今创作油画则是从表现对象那各种微妙的色彩关系出发,以很强的色彩感觉去捕捉、塑造那千变万化丰富多彩的艺术形象。这一变化很不容易,仅靠天赋还不行,他从不断地进行油画创作实践中去研究色彩的规律,逐步作到用色充分和准确,表现藏族人民多方面的生活与不同地区、不同季节的大自然。在多年作这种艰苦努力之后,他的油画用色显得变化细微,清新雅致,色光交错,空间感强等,画面生动有层次,较好地传达了情感,故而作品给人以五彩缤纷和十分优美的感觉,使人封藏区生活格外地神往。

    宜勋的油画在绘画语言类型上是属于写实的。他以自己的民族文化素养和创造力去广泛吸取西方写实油画在观念与语言上的成果,并整合一套有机的、高度纯化的东西,用以创造传情达意的物象,和有血有肉的生命,这再造物象、生命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写实,而是具有现代感的写实。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现实主义艺术也是在发展,并没有达到终点,它还有很强的生命力。

    画家从握刀向木而提笔面对画布。不是出于赶浪潮或追求经济上的实惠,而是在艺术创作中所作的重要选择,是为着找到更能表达胸怀和表现丰富生活的另一种艺术手段,是为着探索更清晰的创作方向,使艺术创造达到更高的艺术境地,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画家对自己的艺术的一种超越。在当代画坛,一些画家在某种情况下更改画种的例子是很多的,我以为这是件好事。一则画家可以把原来从事画种的表现技巧甚至思维方式运用到新的领域,如宜勋油画的色彩处理与用笔吸取版画的长处,长久下去可以形成特殊的别人难以替代的艺术风格;再则,作为一个当代画家,多掌握一种绘画技巧,比走单一狭窄的路子去展示自己的创造才能也许更好一些。

    这位画家正当年轻,创作精力旺盛,生活底子厚实,尤其对艺术的追求格外虔诚。可以企望,在他未来表现藏人民生活的油画曾将更加成熟。

王灭(王明月)/文(著名画家、美术理论家)


蒋宜勋下4 蒋宜勋下3 蒋宜勋下2 蒋宜勋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