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雷文彬笔墨艺境
信息来源:新画网   作者:未知   日期:2014-02-25

    应邀为雷文彬先生写艺术评论文章,不胜荣幸。

    雷文彬,四川师范大学成都学院艺术学院院长,西华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中国画研究所所长,四川省教育厅高等院校艺术类高级职称评委。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美协理事,艺术委员会委员。

    雷文彬的美术作品多次参加最具权威性和学术性的国家级展览并获奖。曾先后荣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金奖,第三届全国年画一等奖,第五届全国年画三等奖,第六届全国年画铜奖,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奖,两次获文化部群星奖,二十余次获省级奖等。多次参加香港《当代书画名家特邀展》、加拿大《国际水墨大赛》、日本国立国际美术馆举办的《现代中国美术作品展》等国际展事活动。获“有突出贡献的拔尖人材”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

    雷文彬的作品为中国美术馆及国内外权威美术机构收藏。入编《东方艺术》、《文艺研究》、《中国书画家翰墨精品集》、《中国艺术名家》、《艺术家风采》等多种大型画集、名人典藉,中央和省、市电视台、报刊均有专题报导和评介。出版有《中国画实力派画家雷文彬山水画选》,《雷文彬山水画作品》等画册。

    雷文彬从事艺术创作多年,他的作品以关切社会,关注民生见长,在全社会及美术界产生过广泛的影响。早在八十年代他和其他艺术家共同创作的组画,被誉为“最具代表性的现实主义年画作品”,出版发行上亿,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金奖,影响深远,并入编 “反映五四以来中国新文艺成果的拔萃本总集”《中国新文艺大系》。他主创《敬爱的小平同志》组画,受到中央和四川省党政领导高度重视,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众多新闻媒体进行了广泛报道,赞誉组画 “如史诗般恢宏”、“是思想性与艺术性高度统一的优秀作品”。

    雷文彬曾主持过张大千纪念馆的筹备、筹建工作,担任张大千纪念馆和内江艺术馆领导工作期间,作为内江地区美术界主要负责人,直接主持参与了内江市各种美术活动和展览的筹划、组织、辅导、评选等工作。组织了全国十余省市的美术展览和学术交流活动以及川南六地市美术联展等活动,参与了内江市委、市府牵头的两届“大千艺术节”的策划设计和大型美术作品展的组织工作。
近十年来,雷文彬主要从事高校艺术教育工作。曾担任西华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主持了西华大学重点项目《民族民间艺术研究》,获教学成果一等奖。主编出版的教材《动画速写》被教育部评为广播影视类专业优秀教材。承担了四川省教育厅“质量工程”教改项目“优秀教材”子项目。担任省级精品课程主讲教师,曾任四川大学艺术学院中国画研究生毕业答辩主席以及2010年上海世博会“四川周”艺术巡游设计指导。

    这些丰富的艺术创作和艺术教育经历,跨越范围很大,这些耗费精力的跨越反而成就了他的艺术。在他看来,跨越有利于换位思考;跨界,可以拓展艺术思维、艺术境界,拓展艺术语汇和艺术的表现力。雷文彬在艺术创作上有多方面的丰硕成果,善于融会贯通不能不说是他的一大长处。尽管涉猎广泛,但他非常明确、并始终坚定把握自己的主攻方向:几十年来倾心于智山灵水的陶养,一直沉浸在中国画笔墨耕耘之中。他认为当今环境恶化,生态危机,灾难频发,在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人们更加渴求亲近自然。对现实的人文关怀,追求和谐美好的世界,已经成为他艺术家崇高的精神境界和使命。

    中国传统崇尚自然,追求“天人合一”。孔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中国的文化早就在仁者、知者的品德情操与山水的自然特征之间感受到了某种对应关系,因而“乐水”、“乐山”的体验就成为了特殊的文化修养。山水不仅只是自然之山水,它们是仁、智的象征。在儒家哲人心目中,作为审美对象的山水等自然万物是道德和智慧的载体。
中国山水画讲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雷文彬从事艺术创作40年来,一直恪守艺术家的本分,亲近自然、锤炼画艺。读雷文彬的山水画作,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他非常重视在大自然中吸取灵感,养浩然之气于胸中,寻找美的源泉。正如黄宾虹说:“览宇宙之宝藏,穷天地之常理,得自然之和谐,司万物之生机,饱游饫看,冥思遐想穷年累月,胸中自具神奇,造化自为我有。”在他的作品中充满鲜活的自然生命。他的山水画,从自然造化中来,慧心妙悟,掌握艺术创作的主动,积极把握和调整主观与客观、造化与心源、形与神、自然与笔墨等众多的关系,形成对立统一的和谐整体。在他的笔下,自然美经过心灵的洗涤,把心中积淀的情感与自然蕴涵的境界融为一体,在物我交融中实现艺术的升华,因而显现出中国文化中的自然,体现了深切的人文关怀和鲜明的时代特征。
笔墨是中国画灵魂特有的精神内涵,形成中国画经久不衰的独特魅力。雷文彬作为艺术家苦心探求笔墨法度与境界意象的关系,深谙笔墨结构的表现要去掉具体物象中与审美结构无关的杂乱之物,通过提炼概括,努力形成一种既有鲜明的个性,又能体现物象表里的生机活力;既有鲜活的外在形貌,又有深层义理的彰显。这样画中的景象,就不再是孤立的生活现象,而是经过主观情感的筛选和改变,加强或削弱、剪裁或创造的艺术形象。这是笔墨结构创造的意义,也是中国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理论的完美体现。在雷文彬的作品中,通过笔墨的有序组织,运用山水画皴法点线面的组织和群化,形成画面造型组合的单纯性、简化性审美关系,建构出有条理的视觉秩序;运用有秩序的笔墨节奏表现山石纹理特征,组织富有生机和韵律的笔墨形态,最终形成节奏化的、具有视觉张力的笔墨结构。用笔组合的疏密、对比、节奏等因素,形成独立的审美价值,气韵形成于笔墨的形式与过程。中国画表现的主要特征,就是以笔墨的结构形式,表达主体生命形式的感受。他认为,准确把握传统精神和技法表现,同时重视吸收西方视觉经验,积极拓展中国画表现新技法,笔墨结构是打开中国画之门的金钥匙。

    雷文彬的山水画作品笔墨精到沉厚,表达潇洒从容。他多年从事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具有敏锐把握构思构图的能力,更有出众的造型能力。凭借学院派的扎实的造型功力和几十年的笔墨修炼,具备高强的笔墨功夫,在其山水画的皴擦点染中恣意挥写,随机应变,于无形中呈现出丰富的细节,精到而又雅致,耐人寻味。在他的作品中,常常可以见到某些局部呈现极强的写实表现,形成有力地视觉冲击和强烈的现代感。

    设色是中国画的大学问,设色必于墨本求工,墨本不佳,从而设之,是涂附也。墨本不足,从而设之,是工匠也。黄宾虹说:“古人墨法妙于用水,水墨神化,乃在笔力。笔力有亏,墨无光彩。色墨交融,斯臻上乘。”墨色与用笔方式方法紧密联系在一起,笔与墨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墨中见笔、笔中见墨,才会有精彩的墨韵。色借墨生光,要在沉着;墨傍色增韵,务去浮艳。雷文彬的山水画注重用笔运色,追求意象色彩,以清雅沉稳为宗,巧妙地把握水、墨、色三者关系,色墨相融相衬。既有色彩的相互融洽、浸润;又有对比互补,形成张力。达到水墨渗透,韵致浪漫,墨彩交融,鲜活绚烂,“活色生香”!
 
    雷文彬在画境之中极为重视经营虚实关系。山水画之布局,实处易得,虚处难为。以实带虚,以虚带实,于有限中见无限,于无限中又回到有限。用“虚实”造景,用“虚实”“破险”,实中见虚,虚中见实,呈现丰富的视觉效果。同时作者善于把握浓淡枯湿、黑白灰的对比变化,形成节奏气韵,变幻不羁,不落凡俗。点、线、墨块组织刚柔相济、大小相附、虚实相生、偃仰顾盼、阴阳起伏。

    雷文彬的山水画气氛营造与细节刻画浑然天成,潇洒中不失法度,笔墨造型有序,气韵生动和谐,形质气韵具盛,技法品质高雅。艺术风貌清雅瓢逸,浪漫大气。作品学养深厚,融人文内涵与胸襟气象于一体,以其独特的艺术表现力广受赞誉。

    意境是中国艺术审美的核心范畴,是艺术作品的灵魂。境界是主观感受与客观表现的复合体。综观雷文彬的山水作品,可以感受到画家有良好的绘画秉赋、艺术感受力和创造力。他通过长期的笔墨耕耘,探索创新,创作实践,努力统筹气、韵、思、景、笔、墨诸要素的结合,倾心于山水画的意境表达。他以艺术家的人品、学养、才情作为基础,穷自然之奥妙,发山川之精微,抓住自然的性灵之美,并善于用情感的“酵母”去放大,用真情去强化,达到艺术探索层次的递进和审美境界的升华,实现对自然的妙造。通过艺术思维的探索和艺术手法的创造,在作品创作中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追求人们心目中的理想境界和精神家园。

雷文彬下4 雷文彬下3 雷文彬下2 雷文彬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