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颜宝臻:敦煌壁画是中国古代艺术与文明的精髓
信息来源:《敦煌壁画研究》   作者:颜宝臻   日期:2013-08-30

    第一、敦煌它不是一个孤立的绘画现象。不能仅从单纯的一个孤立的美术现象去研究敦煌壁画艺术,实际上它提供了更深层的东西:就是我们国家关于壁画的自身渊源和中西方民族之间反复的融合交汇,从公元4世纪到14世纪这一千年来历朝历代的不断传承和发展。敦煌壁画比较全面的看出我们国家在壁画艺术的表现优势,中国艺术的表达形式和壁画艺术的最高成就。

    第二、它在中国艺术与文明的地位,是一千年中国壁画的集大成。敦煌壁画基本上涵盖了从汉代以前中国的壁画传统,一直到西域的外国流入中国,把这种外来形式再加以中国的艺术化,这种融汇过程也同时是一种创造,它作为当代艺术和文化发展一个研究点,作为人类文明的遗存,敦煌比较系统的完整的保留一千多年中国壁画载体的一种特殊的形象信息,这些信息的艺术成果往往超越了它自身的佛教教义超越了壁画开始绘画的壁画创造者当时的时代状况,因为当时国际化了,从文化时空文化历程、文明的演变和积累。从中国壁画和世界壁画中和的范围来看,敦煌它代表了中国壁画的主流艺术最高能量或者说最高成果的集合。

    第三、敦煌壁画美术史。敦煌壁画的特色,敦煌它的优势在于:它集中了中国壁画,包括了墓室壁画、石窟壁画、殿堂壁画和寺观壁画,这四种主要壁画形式的表现特点。在敦煌中所表现的是一种融汇,我们的学术界习惯于把中国壁画分成墓室壁画,就是汉代及汉代以前的中国早期壁画的表现形式,以洛阳西汉壁画为代表的对中国本土的壁画渊源;石窟壁画是受外来艺术的影响,在进入中国时它发生了一种变化,它和我们当时的文化主流汇成一个脉络,形成一种新的表现形式;殿堂壁画也是中国壁画的早期形式,跟中国早期的古典建筑有关系,中国古典建筑基本上是以木结构为主,中国建筑的这种特色是打通的空间构架,在壁画表现上它是中国的环境生态、建筑艺术和视觉艺术的集合继承。

    敦煌壁画它也集中了殿堂壁画的特点,它把石窟容量扩大,石窟中的人文环境和自然景象加到佛经教义当中去,这样就扩充了敦煌壁画的视觉表现力,它的表现效果远远超过了佛经教义。敦煌壁画也集合了寺观壁画的特点,寺观壁画基本上是以中国的道教佛教在名江大川在风景秀丽的地方的一种壁画欣赏形式,这种寺观壁画也在敦煌壁画有所表现。

    所以我们讲第三点敦煌的优势就在于它集合了中国壁画表现的所有表达形式的优势,它从绘画本身的意义来说或是从中国视觉文化的艺术渊源的来说,敦煌壁画提供的艺术信息量是很大的。

    第四、敦煌壁画给我们后人的启示是什么?中国艺术在开放的背景下,在走向当代艺术的背景下,我们能从几千年前的文化遗存中重新读到一些什么,重新领悟到什么,重新看到些什么?敦煌壁画所集合的有效信息,我认为对当代艺术的发展至关重要。我们应进行有针对性的研究:

   (一)敦煌壁画它在绘画上,在画面和空间的构成方面上,应该是当代艺术所应当借鉴的地方。

    具体来说画面的空间的关系是构图学或是绘画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如何把形象和空间的境像和空间的表现集合起来,空间和画面构成是第一位的,如果说构图学是涉及一部分的话,但是空间和构成不等同于构图学,中国的敦煌壁画它在空间与构成方面,它展示了奇特的、丰富的、多彩的变化画面。也就是说敦煌集中了人类智慧可以进行绘画表现的多种多样的可能性。如果我们说绘画本身就是寻找一种可能性,那么敦煌对当代艺术的启发就是寻求主体艺术的多样化表现。在这方面敦煌它的浪漫色彩、人文精神和艺术表现(包括时间与空间的表现)。特别在表达的语言上是十分值得我们借鉴的。

    我们到敦煌以后,首先第一个印象是敦煌壁画它丰富多彩的表现,他拓展了空间和画面的多种可能性,这种拓展意义正是当代应当关注的,它不是把画面局限在佛经的某种教义上或是某种学说的框架上、图解上,它是诗意的创意的美的表现。比如说《贤愚经》等一些佛教经典,转换成一种艺术语言时,使人们感到很亲切,可感可信。很重要的是在艺术语言转换的过程中的那种感染力是历久不衰的,这一点正是敦煌魅力所在。
  
  (二)敦煌壁画的第二个启示就是色彩构成。

    中国壁画的色彩构成,它在我们的艺术当中,它基本上把中国壁画的色彩传统、色彩技术、色彩原理以及中国壁画应用色彩的多种方式集中在敦煌壁画当中。我们首先在敦煌壁画里看到的不是线而是颜色,所以它在使用色彩上有它自己的独到之处。这点我们可以就画面来说进行深入的研究,我在此只是概说,因为很多人认为中国艺术渊源就是水墨,其实我个人观点认为中国的艺术源远流长的还是色彩,色彩的历史就是以壁画为代表的,而且壁画用郑振择先生的话说,壁画是中国艺术的正宗,后来我们的学者和教科书吧壁画解释成民间画工的一种所为,这是一种错误的观念。我们看到敦煌壁画的色彩语言尽管历经几千年颜色上发生了变化,但至今你还可以看到,壁画色彩语言的魅力还可以起着感人的作用,而且敦煌壁画的色彩它不仅仅是在线的基础上的匀涂,有的色彩本身它就是一种布局,比如它靠色彩进行连接、转换画面,靠色调来表达感人的主题内容,另外靠色彩语言来进行画面空间的分割,还有利用色彩语言进行形象的塑造和表现,利用色彩语言进行衔接转换和把整个的空间融为一体,吧那些像“佛本生”那样的浪漫色彩的故事进行活生生的表现,色彩为敦煌壁画起了支撑作用同时也是它最感人的方面之一。如果我们把色彩从敦煌壁画里撤掉,把它还原成水墨敦煌那就不是敦煌壁画了。所以,站在色彩的涵义上,中国的敦煌在使用色彩并置,色彩概括,用色彩来描述画面包括色调的设计和色彩配置,在色彩语言表达方面上我们有深入研究的必要,从矿物质颜料到敦煌所使用的颜料的科学分析,我们可以发现敦煌壁画使用颜料不象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不是我们概念意义上的认为颜色是后铺上去的,其中它的颜色上的做法也很多,有的就是用色彩先铺大形(有点像没骨),再用线去进行感觉定位,有的先勾画了色彩的不同区域然后再用线把它连接起来,总之,我们队敦煌壁画的色彩不能简单化加以理解。

   (三)敦煌壁画的形式构成,是现代绘画和当代艺术发展应当注意和研究的。

    所谓形式构成,绘画本身出了提供形象信息之外,它还有一种逻辑的东西,比如说有点像讲语言里的单词和语法的关系,我们单单开一个笔划不能组成一个字,也不能靠一个字表达你的语言,我们只有把单个的字放在语言逻辑结构里面,语言才会形成力量。语言的逻辑结构形成语言的力量。

   绘画形式也是一样,如果我们的视觉信息拿来就用,毫无形式来做其支撑,那么这些信息可能就是零碎的、散乱的一些东西。大家注意,敦煌壁画提供的绘画形式,它在形式感和形象感合成,在形式结构上有其独到之处。我们分开说:
  
    1、形式结构,它和构图还不太一样。它是画面的视觉因素把它组织成绘画逻辑,比如说色彩上,敦煌壁画的色彩每朝每代都有其绘画主调,比如说早期的敦煌壁画色彩以暖色为主,具有悲怆殉道之感,色彩热烈,动感表现其血腥悲怆的时代主题,如北魏早期的《萨垂那太子舍身饲虎》,表现了热烈的原始质朴状态;到了8世纪左右隋代,敦煌壁画开始出现了清朗的色调,环境艺术和空间艺术进入敦煌壁画,扩长其容量把中国的山水生态、空间建筑等特有的表现形态融入敦煌壁画当中,它发生了冷色调的变化。它具有田园牧歌的诗意与浪漫,悲怆色彩减弱,表现了一幅神秘优美的极乐世界,最高艺术时代是盛唐。

    这里说明的是,我们只看现在的敦煌壁画的颜色,壁画还原是不可回到壁画最初的颜色。

    我们回到色调变化的问题上来,从榆林窟和敦煌本身来看,因为莫高窟接纳大量游客,人的呼吸也促使壁画色彩氧化,但榆林窟相对保存得比较好一些,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壁画的颜色。榆林窟开凿比较晚,它没有莫高窟那么早,我们就今天能看到的壁画颜色本身,能看到主色调的变化。

    颜色变化的主要的是一种粉色,发生了铅的变化,比如白粉,敦煌用了几种粉经过长期的风尘氧化,白色逐渐变黑,变得有点像水墨那样的效果,那是颜料本身发生的变化。还有就是脱落造成的色彩变化。

    2、形式构成的逻辑。敦煌它创造了中国人的想象力创作了形式手法的各种可能性,比如说大画的画法,小画的画法,还有一个画面本身包含着一些画面的画法。当代艺术有没有这么丰富呢?敦煌壁画提供了丰富多彩的形式语言。

颜宝臻下4 颜宝臻下3 颜宝臻下2 颜宝臻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