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天鹅在琼崖缓缓起飞——喜读陈桂香的油画
信息来源:新画网   作者:闻立鹏   日期:2013-08-27
    27年前,正当乌云满天、遍地疮痍,美术事业被摧残得不成样子的时候,支离破粹的美术学院出现了一批来自农村厂矿的青年学生。36个孩子,走进了空空荡荡没有教学的教学楼里、走进了神秘荒凉的昔日的艺术殿堂;带着一身土气,带着兴奋、惊异、疑惑的目光。因为,从入学的第一天起,他们就被灌输、被告知:这是一个封资修的大本营,学术权威们的每一句话里都带有毒素……

    学员们被送往农村“开门办学”,长期和那些已在农村“下放锻炼”多年的苦难的老师们日夜相处,孩子们发现这是一批真诚敬业、正直善良的师长,他们的学识教养,使他们的那些“毒素”比跟随其中的工宣队、军宣队领导们的话更实际、更能满足他们求知的强烈渴望。他们从这些老师身上感受到慈爱与温暖,被呵护着渐渐走上了艺术的长途。

    随着乌云的消散,这些质朴、单纯、热情、刻苦的青年,得到了更好的学习条件。历经27年的艰苦磨练、奋发图强,一个个逐渐显露才华,取得成就。陈文骥、李延洲、张虹、李书安、顾国建、姜国芳、吴银杉……都成为年轻有为的画家。

    在这批新人中,女画家陈桂香恐怕是其中最刻苦、最顽强的一个。这个自称丑小鸭的姑娘,这个当年来自江西穷县僻壤、身着深红色棉袄、略带乡音的姑娘,身姿柔弱,却性格坚毅;面容清俊娇美,却作风质朴粗犷;思想单纯稚嫩,却感情丰富深沉。在美院学习时的刻苦,毕业后的奋斗拼搏,早被同学老师们记在心里,节衣缩食寻求进修机会,只身独闯俄罗斯,求教于列宾美术学院,更是被同行们赞叹钦佩。

    27年里,特别是她举家奔赴海南之后,更是一头扎进琼崖的丛林大地,一面创业教学,一面积累生活,不断思考、不断创作,在默默无闻中奋力向上攀登。

    1996年在俄罗斯进修留学的素描、油画习作“男人体”、“双人素描”、“窗前少女”等让人刮目相看,证明了青年女画家的基本功力和素养,也证明了梅尔尼柯夫工作室的教学水平与成就。

    1997年创作的《王下老妇》,是陈桂香达到自己艺术高峰的重要代表作。这幅作品朴实、真切,技巧与思想统一,形式和内容和谐,色彩清丽深沉,笔触活跃有度。神态的选择,表情的刻画,都那样真实自然,集中体现了陈桂香的技术与艺术水平,更集中体现了画家的真挚感情、深刻的人文关怀,是一幅优秀的肖像画。

    综观陈桂香历年的创作,可以发现她最热衷的题材,就是那亲如母女、爱似姊妹的民族妇女肖像。对此,画家有深切的体会和浓厚的情感。《天涯云》是她到海南的第一批创作。画家来到岛上最封闭、最落后、最穷困的地区,一位正在劳作的黎妈竟因遇到生人而急忙奔逃而去。她回忆说:“很快,在大片的乌云下、旷野上的那个小人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一个在天地间颤动的小生灵,大片滚动的乌云几乎要把这小生命吞吃掉。人与人应该是平等的,但这个有血有肉和我们一样的人却怕人?这是多么的不平!一片油黑的土地,一双漆黑发亮的赤足,一头蓬乱的头发,这衣裙裹护着的普普通通的黎妈,与名垂千古的帝王将相相比,或许像蚂蚁、蜜蜂一样微不足道,但她却比千千万万的小人物更艰苦地编织着人类的文明史。她是家庭的皇后,是丈夫厮守到死得爱妻,是儿女成长的慈母。她为什么不配称之为“伟大”。对!我当为之泼彩,为之挥毫!”

    这种深刻的人文关怀,这种强烈的创作冲动,正是画家全部艺术追求的基础,是画家全部艺术作品的基本色彩情调。《扎头巾的黎妈》、《花中母子》、《抱子黎妈》、《祖孙》、《维族老妇人》等等,正是突出的代表。

    陈桂香的这种人文关怀和艺术感受,这种挚爱的情感,不是空洞的语言说教,不是枯燥乏味的图解,而是通过真正的绘画语言,通过色彩的表情、形式的构成和质朴粗犷深沉的个性风格传达流露出来的。

    《养火鸡的姑娘》也是一幅优秀的作品,画家以独特的俯视视角,把黑、白、红、蓝几种火鸡自身的色彩提炼概括为兄弟民族喜爱的传统色调,装饰性地、有节奏地在画面闪烁跳跃,造成一种深沉中的欢乐情调。画家说:“我是农民出身,小时常与母亲为养鸡养鸭之事操劳。母鸡下蛋、小鸡破壳而出的丰收喜悦是旁人无法体会的,收获是愉快的,饲养鸡鸭时的操劳也是一曲欢乐的歌。”

    这支欢乐的歌不是用音符谱写的,而是用画家多年磨练出的艺术技巧,以色块的节奏,色彩的和弦,笔触的交响,和一颗炽热的心抒写出来的。《织锦的女孩》、《南国之春》等作品都是如此。

    女画家陈桂香的作品,总是散发着一种质朴强悍、粗犷豪放的气息,成为她艺术风格、品格的鲜明特征。她说:“有人以为东方女性的美应当是玉洁冰清、晶莹纯净。而我在海南却找到了另一种东方女性的美:健康、纯朴,带有神秘的诱惑感的外强内秀的力量之美。”

    这样,陈桂香的审美追求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另一个新的领域与层次——崇高之美、力度之美。

    陈桂香在自述中引用了凡•高关于画笔听从心灵指挥的话,也引用了石涛的话:画受墨,墨受笔,笔受腕,腕受心。陈桂香的艺术作品和艺术思考,说明画家的日渐成熟,昔日的丑小鸭,其实是一只真正的天鹅。

    遥望南天,我歇慰地看到,又一只健美的天鹅在琼崖上空缓缓地起飞。

    文/闻立鹏(著名油画家,现居北京。)

陈桂香下4 陈桂香下3 陈桂香下2 陈桂香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