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现代仕女画的写实主义风格
信息来源:《书与画》   作者:李峰   日期:2013-05-27
    仕女画的现代形态是相对于传统仕女画的古典形态而言的,它既是一个时间上的概念,同时也是对仕女画这一古老的画科在现代文化精神和审美态度下发展变化的一种诠释,写实主义风格的流行应该是这种诠释的重要体现之一。

    历史上流传下许多优秀的传统仕女画作品,诸如《女史箴图》、《簪花仕女图》、《捣练图》等这些脍炙人口的经典绘画,是古代封建社会女性生活的形象表现和真实写照,展现着古代东方人对女性美的认识与体验过程。然而,进入现代社会以后,不论是反映女性生活的题材内容,还是社会对女性的审美认识都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同时,由于西方文化的冲击,使得在中国画领域里,对西方艺术观念与形式的吸收借鉴,以及对传统绘画样式的继承创新都成为倍受关注的课题。画家们围绕这些课题进行的探索和尝试,使得现代仕女画在风格样式上呈现出有别于传统仕女画的形态面貌。

    无论是审美态度方面或者是表现手段方面,现代仕女画创作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西方绘画的影响,已是不容忽视的一种现实存在,而这种西画的影响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自郎士宁等传教士画家将西画的技法介绍到清代宫廷以后,使宫廷仕女画创作中出现了“明暗法”和焦点透视法的表现形式,由于本土艺术观念的制约,这股风气在当时画坛并未能形成潮流。及至二十世纪,西方艺术思潮较为系统地涌入中国,对传统中国画形成了强大的挑战,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画在多元文化氛围中的改良与创新。五六十年代后,女性题材的创作,已逐渐摆脱了传统仕女画的风花雪月的贵族情趣和古代历史戏曲或神话故事的束缚,形成了面向社会、真正贴近现实生活的真实感受的风气,培植了一种认同大众趣味和表现时代脉搏的自觉。与此同时在传统中国画改造与创新的过程中,写实主义造型与表现技巧开始成为主流。近二三十年来,除了题材内容上大大超越了传统仕女画中的雅俗观念,而更具现实色彩与现代趣味外,在艺术语言与形式技巧上的更新,使现代仕女画日趋成熟和繁荣。

    写实主义造型观被接受并使用到中国画艺术实践中,是西画影响的直接体现,它不同程度地影响着现代画家的创作,既丰富了人物造型手段,使人物形象的表现日趋深入、丰满,同时也带来现代仕女画表现技法的系列变革。在写实主义的造型原则下,对画面真实感的要求更加具体化,这需要画家们改变传统仕女画创作中带明显主观倾向的形式处理方式,而达到既含蓄又更为理性、客观的审美标准。从现代仕女画创作实践中我们可以发现,在笔墨晕染,构图布置技巧及色彩、质感、空间、形象等方面的审美标准都与传统仕女画有明显的不同。例如,对线条的应用,在传统仕女画中,线条是造型的基础,也是重要的审美特征,而现代仕女画的表现往往弱化线条的审美功用,而将其融入造型与块面之中,线条的“骨法”效果虽然存在,但其视觉刺激力和审美表现力明显降低了;色彩的处理也改变了过去单纯的平面化、装饰化的现象,而重视色调的把握,冷暖的变化和局部色彩的丰富性;此外,现代仕女画在构图方面也有效地吸取了许多焦点透视的原则,人与环境的关系在自然的物理因素指导下更趋客观性。当然,现代仕女画对写实主义造型因素的吸收并不意味着它完全套用西方写实主义绘画的风格,数千年的本土文化积淀,使现代仕女画始终在合理地继承传统绘画的精神和形式内容的基础上,借鉴西方现代艺术形式的有益因素,其中包括许多作品依据现代生活感受与艺术观念而进行的变形处理,以及将写实与装饰风格相融合的种种尝试。如徐悲鸿的《印度妇女》、《山鬼》等作品,其人物形象塑造呈现出一种严谨的人体解剖原理基础上的写实主义风格;而林风眠所画的仕女人物,在彩墨的渲染中合理融入西画中的光影意识,从另一个角度对“洋为中用”进行了有益的尝试。

    此外,在一些当代画家创作中还以对新材料的尝试丰富它的表现手段,如以毛织物、柔质纱作画,高温矿物颜料的出现和使用,产生了过去在熟绢、宣纸上用传统国画颜料所达不到的肌理与视觉效果。近年来在仕女画的表现中对日本的岩彩画技法的引进成为一种新的探索,虽然还不成熟,但它与传统工笔表现形式的结合所具有的潜在能量是有目共睹的。

    王为政先生在谈及中国人物画现状时,曾分划出“写实派”、“传统派”、“新潮派”三个类别,并认为唯“写实派”方兴未艾,有可能使中国画再展雄风,成大气候。这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判断。由西画素描、速写为造型基础的“写实派”,颇有兼收并蓄、借古囊今的包容能量。当然,这里所说的“素描”,并非是西洋画的光影素描的翻版,而应是以传统中国画审美精神为基础的,讲究科学造型,淡化光线影响,相对平面的处理方法。这种“写实派”表现方法运用于女性题材的创作中,既能以传统的简练色彩和线面框架反映静雅清丽的传统遗风,也能以浑厚深沉、淡化线意识及丰富的色彩变化来反映现代女性日益成熟的社会性力量。因此,深入探索写实主义绘画的风格样式,是丰富、发展仕女画这一东方艺术形式的有效途径。

(《书与画》2002年第6期)


(文/李峰湖北美术学院教授)

李峰下4 李峰下3 李峰下2 李峰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