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论中国花鸟画的当代品格
信息来源:新画网   作者:蔡萌   日期:2013-05-27
    中国花鸟画有过辉煌的历史。早在唐代,花鸟画就发展为独立的画科,历经宋元明清直至近现代,日臻完善,与人物画、山水画并驾齐驱,共同构成中国传统绘画的主流艺术。花鸟画以其特有的赋比兴手法、以其蕴含的人格寓意而深受社会各阶层人士的钟爱,这种局面无疑又反过来刺激和促进了花鸟画的发展。翻开中国美术史,我们不难发现,从宋代以来,历代花鸟画大师们在历史上留下了许多精品力作,把中国花鸟画推向了历史的高度。

    可是,当我们穿越时空,把目光聚焦当代,蓦然发现:曾经如此深人人心、成就如此斐然的中国花鸟画,如今却渐渐沦为边缘,正在淡出主流绘画之外!

    显然,在全球经济一体化、文化价值取向多元化、倡导开放、鼓励创新的当代,花鸟画传达的观念意识已经远远落伍于时代,多年来作品中运用的图式语言的陈旧化也已大大背离当代人的审美心理期待。从农耕时代到数码时代,中国社会经历了多么大的历史跨度!时过境迁,人们的生活环境、思想意识、价值观念已经发生革命性的改变。因此,打破传统花鸟画的评判标准与价值体系,建立中国花鸟画的当代品格,已成为当代花鸟画家面临的重要课题。

    艺术当代品格的精神实质,即艺术作品中所蕴含的创造性特质。应该说,具有当代品格的艺术作品应该彰显出作者独特的精神容量与审美价值取向,其作品超越一切现实与历史上的先验意识,应具有原创力、学术性和探索精神,而不是恪守祖宗遗训,遵从既定的审美模式以及笔墨价值体系;在内容上,当代花鸟画作品应该更贴近当代人的生活,赋予现实生活以更多的可能性,赋予艺术更宽阔的表现空间,齐备较强的思想性和想想的张力;它应能引导人们从多视角、全方位地去体察世界,让人们把触角伸向更广阔的宏观与微观领域,从而激发人们内在的创造潜能。可以说具有当代品格的艺术不仅展现了艺术家的独到经验和思想个性,也应充分展示人类对自由精神的向往和与生俱来的创造力。 

   那么,如何建立中国花鸟画的当代品格?

  应该承认,追求当代品格的中国花鸟画有着逼中国人物画、山水画更大的难度与阻力。因为花鸟画有着比人物画、山水画更为完善的笔墨价值体系,而且前辈大师们成绩斐然,难以超越;就题材而言,花鸟画比较人物画、山水画更为狭窄;另外,中国花鸟画中“托物言志”的情感表现手段,自文人画兴起以来已成为大众审美心里定势。显而易见,当代花鸟画家必须以极大的胆魄与勇气去挑战传统花鸟画的范式,更新绘画观念,拓展花鸟画的题材内容,探索并实验花鸟画的新图式,只有如此才可能建构属于这个时代的花鸟画的新的美学体系,及其笔墨价值新秩序,从而实现中国花鸟画由传统向当代品格的转型。

   中国花鸟画当代品格的建立,首先必须我们关注的是作品纯工作理念的当代性。

   当今时代是一个资讯爆炸的时代,现代科技推动了文化传播,人们的时空观、价值观、审美观已经发生了革命性的改变。传统花鸟画所追求的精神内涵、笔墨情趣以及常见的题材内容,如文人画中常选择带有消极避世思想的枯木竹石,以及象征清高坚毅品格的“四君子”等题材,已经难以表达当代人的情怀。全球资源的共享、科学的相互交叉,让人们的眼界更为开阔,思想更为放达,人们一改传统规范中的克制、理性、内敛与含蓄的情绪表达方式,取而代之的是直接、奔放和外在的人的天性的自然流露,向往更为自由的精神空间,渴望看到更具前瞻性、学术性,更有想象力、更异样的当代花鸟画作品。在这种背景下,当代花鸟画家的创作理念应该更多地关注当代人的思想、当代人的价值观、当代人的审美需求,以人为本,拓展创作内容,赋予作品以更多的人性光辉,而不是瞻前顾后,死抱着“传统”不放。

    应该明白,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运动着的生命体,我们的传统也不例外。要让中国花鸟画传统保持其永恒的生命力,就必须赋予当代花鸟画崭新的精神内涵,否则,我们曾经辉煌的花鸟画传统也会变得孱弱乃至衰败。另一方面,我们对传统的理解不应过于狭窄。中国花鸟画传统有着极其深厚的文化内涵,而不只是其外在形式与笔墨技巧。中国民族是一个富于创造力的民族,创造精神是我们民族的特质。而中国花鸟画的当代品格也正是建立在一种创造精神的基础之上。因此,我们要继承汉唐文化中雄强、博大的精神旗帜,继承传统文化中的创造精神,突破侠义的民族情节,兼收并蓄,以极大的胆魄和充满香香的张力,以宽宏的气度进行学术上的探索与实践。这样,我们方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当代中国花鸟画所面临的尴尬局面。
其次,中国花鸟画图式语言的创新无疑也是建立当代品格的重要途径。

    图式作为一种视觉形式,包含了构图、笔墨、线条、色彩等要素,以及作品中所体现的对称、均衡、运动、节奏、对比、协调等特性。图式不但是作品的外在形式,更体现了画家的思维观念和精神情感。绘画属于视觉艺术,它有别于哲学、小说、散文、诗歌等,更深奥的思想、再新锐的观念、再精彩的故事以及美妙的情感,如果没有独特而新颖的图式去表现,便难以实现绘画作品与观者的互动,其功能也无法实现。作品图式是作者情感与观念的载体,图式的新与旧直接影响到作品面貌的新与旧。图式语言的彻底改变,甚至会带来观念上的突破。由此可见作品图式在艺术创作中的重要性。 

    中国花鸟画经历一千多年的发展,形成了一套极其程式化的图式语言。这种程式化的图式语言虽然充分体现了传统花鸟画的艺术特色,但由于千百年来的沿用,使人们对传统图式已经变得迟钝与麻木。例如,传统花鸟画中的“折枝”构图形式,在当代花鸟画家的作品中使用频率仍然很高,即使有所改变,也大多是在数量上的增减,而没有实质性的突破。这在花鸟画的“笔墨”表现上也大多如此。艺术心理学告诉我们:同一图式的反复刺激会让人的大脑产生惰性,进而产生审美疲劳。只有陌生、异性的图式才可能吸引人的注意力,并引导人们情感的参与,从而实现与作品的互动。以视觉主导的当代文化正在改变着人们的视觉感受和经验方式,一切静止、平面、单一的观察方法以及常规的花鸟画图式语言,在当代已显得单薄与无力。因此,突破花鸟画传统式样,打破传统构图中塔顶的时空关系,立体、流动、多元地表现当代人的生活,已成为历史的必然。在表现手法上,我们可以运用并置、叠加、串联等方式,增加作品视觉上的新奇性以及作品的信息量;在色彩表达上,突破“随类赋彩”、“以墨为主,以色为辅”的中国话传统赋色规范,以更跳跃、更夸张的色彩来表现当代人的情感体验;另外,我们还可以广泛吸收姊妹艺术的构成意识、表现手法等,以重建当代花鸟画图式语言的新概念。

    总之,只要当代花鸟画家破除陈规,勇于实践,更新创作理念,积极探索当代图式语言,中国花鸟画一定会走出困境,花鸟画当代品格的建构也一定会实现。

黄静下4 黄静下3 黄静下2 黄静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