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山的“字中之天”及其书法观
作者:韩海兵 来源:中国书画报 日期:2015-02-16 09:47:06

        在傅山的论书诗文中多次提到 “天” , 并且流露出对这种境界的向往和追求。傅山所说的“ 天”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呢?
         傅山在一则杂记中 这样描述: 吾极知书法佳境 , 第始欲如此而不得如此者 , 心手纸笔 , 主客互有乖 左之故也。期于如此 . 而能如此者 ,工也 。不期如此而能如此者 , 天也。 一行有一行之天 , 一字有一字之天。神至而笔至,天也, 笔不至而神至,天也, 至与不至莫非天也。吾复何言?盖难言之。
         (1) 看来 ,“天 ” 是相对于 “ 工 ” 而言的。 “工”即是 “巧” , 有 有意讨好之意。与 “工”相对“天”就是不弄巧 , 天真自然。傅山常把写 字和做人联系起来 , 他反对做人“巧言令色”和“奴俗”他说“作字先作 人 , 人奇字自古”
         (2) 又说“字亦何与人事,政复恐其带奴俗气 , 若得无奴俗习 ,乃可与论风期日上耳 , 不惟字。”
         (3) 傅出认为, 做人不“奴俗” 写字不弄巧 ,这样才能 “风期日上” 达到 “天” 的境界。这里所说的 “工” , 应当还有 “技法 ” 的含义。“期于如此而能如此”说明技法纯熟,技法 纯熟却被技法所束缚 , 就落入“工”、“巧”的“奴书”中了 。 书法艺术至少包含有两个方面的内容 : 一是技法 , 二是意趣 。 王僧 虔《论书》中说 :“宋文帝书 , 自谓不减王子敬。时议者云 : ‘天然胜学 欣 , 功夫不及欣 '。”
        (4)“天然”、“功夫”正是对意趣和技法而言的。 可见 , 南朝时 , 人们已经从这两个方面欣赏和评论书法了。这与傅山的 “天”和“工”大致是一个意思。傅山说 : 俗字全用人力摆列 , 而天机自 然之妙 , 竟以安顿失之。 " 
         (5) 傅山为什么要反复地强调“天”和“自 然”呢 ? 我们了解一下当时的社会背景就不难理解了。 清政府初期 , 为 了巩固满人的统治地位 , 大兴“文字狱”, 颁布了诸如“维发令”等很多 “奴化”汉人的政令。傅山都一一以不屈回应。他为了留住头发 ,出家当了 道士。并衣“朱衣”,号“浊( 不清 ) 翁”、“不夜 ( 明 ) 庵”等 ,似 乎有意跟清政府的文字禁令对着干。傅山的这种决不“奴俗”的人生观贯穿 于他的一生,也渗透到他的方方面面。 表现于书法 , 即是以 “四宁四毋” 
        (6) 为指导的对技法等束缚的不屑一顾和对自由、天真自然的追求。日本书法家 渡边寒鸥在读了傅山的作品后 , 不无钦羡地说 :“( 傅山 ) 作品中充满了 精神上的自由 , 对技法等等则一概不加注意 , 很是高明。”
        (7) 傅山批评 王铎的字 “ 四十年前字极力造作 , 四十年后无意合拍 , 遂能大家。”
        (8) 还称赞王龙池不经意写的“毋不敬”三字“支离可爱”。 
        (9) 甚至对当时 不大识字的猛参将和学童的饶有“意趣”的字也大加赞赏。 旧见猛参将标告示日子 " 初六 ", 奇奥不可言。尝心拟之,如才有字时。
        又见学童初写仿时 ,都不成字, 中而忽出奇古 , 令人不可合,亦不可拆, 颠倒疏 密 , 不可思议。才知我辈作字,卑陋捏捉,安足语字中之天!此天不可有意遇 之,或大醉之后,无笔元纸复无字,当或遇之。世传右军见大令拟右军书,看之 云 :“ 咋真大醉。” 特扫大令兴语耳。然亦须能书人醉后为之。若不能书者, 醉后岂能役使锺、王辈到臂指乎?既能书矣,又何必醉?正以未得酒味之 时,写字时作一字想 , 便不能远耳。         
        (10) 由此又想到当今颇为流行的“民间书法”,很多人把古代类似“猛参将” 和“学童”的字拿来临摹,奉为圭皋,而对当代的类似字迹却从不关心。白 谦慎先生在他的 《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关于书法经典问题的思考》 中对 这一现象做了较详细的分析。其实 ,“猛参将”和“学童”的字贵在天趣, 技法可学,天趣哪能学得 ? 正如东施效颦,不知西施非为颦而颦也。古人对 这一点看的比较清楚。苏轼评论王安石的书法说:“王荆公书得无法之法 , 然不可学 , 无法。”
         (11) 宋•晃补之《鸡肋集》中说 :“学书在法 , 而 其妙在人 , 法可人人而传 , 而妙必其胸中所独得。”傅山称赞猛参将和学 童的字“奇奥不可言”的同时,也说 :“此天不可有意遇之 , 或大醉之后 , 无笔无纸复无字, 当或遇之。”又说 :“然亦须能书人醉后为之。若不能书 者 , 醉后岂能役使锺、王辈到 臂指乎?” 相比之下,当代书法家对“民间 书法”的研究和学习似乎就有些不大清醒了。 先秦诸子思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根源 , 尤其是朴素、浪漫的道家思 想 , 更深深地影响了中国文人的审美观。蔡邕《丸势》中说 :“夫书肇于 自然 , 自然既立 , 阴阳生焉。”
         (12)  王羲之也在《记白云先生书决中 说 : “天台紫真谓予曰 : ‘子虽至矣 , 而未善也。书之气 , 必达乎道 , 同混 元之理。七宝齐贵 , 万古能名。阳气明则华壁立 , 阴气太则风神生。 把笔抵锋 , 肇乎本性 '。”、
         (13) 傅山则说 :“写字无奇巧,只有正拙。 正极奇生 , 归于大巧若拙已矣。不信时 , 但于落笔时先萌一意 , 我要使 此为如何一势 , 及成字后 , 与意之结构全乖 , 亦可知此中天倪 , 造作不 得矣 。 手熟为能 ,迩言道破。 王铎四十年前字极力造做 ,四十年后无意合拍 , 遂能大家。”(14) 傅山的“字中之天”正反映出傅山这种崇尚自然,不事雕琢的朴素的书 法观 , 真正读懂傅山,读懂傅山的书法,读懂傅山的“字中之天”, 对当代 “民间书法” 的研究或许将是一剂及时的清醒剂。

 

责任编辑: 素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新画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新画网的价值判断。
MORE名家聚焦
MORE在线展览
MORE热点关注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下李峰 学术研究付念屏 学术研究下谢铿 学术研究下徐贵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