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构中国水彩画艺术的学术高度
作者:蒋跃 来源:美术报 日期:2015-01-28 11:33:29
        ■蒋跃(中国美术学院教授、《美术报》副社长)
        某种艺术所以会在其全盛时期促进文化的发展,其基本原因就是它为情感赋予了一种新的形式,这事实也就是一个新的文化时代的开始。
——【美】苏姗·朗格
        进入21世纪,当我们冷静思考中国水彩画的现状与未来,首先要廓清该画种所处的学术坐标点,即在世界文化格局下纵向(本民族传统)与横向(同一时空领域中各国、各民族)的交叉点。近百年东西方艺术空前交汇,中国对西方艺术的吸收是其中的佐证,但在绘画领域主要是油画而不是水彩。因为西方的油粉类画种色相饱和、色域宽广、层次细腻、敷色浓稠有力,可以反复修改,这是由西画观念所派生的特征。中国画的色彩柔和典雅、色相含蓄简约、设色重墨淡彩,以固有色的装饰而趋于平面化,是顺应东方人的审美和画理而诞生的绘画样式。水彩画虽本属西画但并不典型,它与水墨画同样以水为媒介,但却不是中国画,它处于西方绘画与东方绘画之间,恰好在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上,有着兼容并蓄的文化内涵。今天,在全球化语境下的当代中国水彩画面临着种种挑战、困惑与机遇,处在压力与上升的处境之中。因此,梳理该画种的语言个性及创作共性,挖掘其学术深度,是十分有意义的。

        中国水彩画的美学特征
        在印象派以前,无论油画、水彩,还是雕塑,写实一直是西方造型艺术的主体风格。水彩画是西方文化与西方美术传统的产物,也依赖于这样一种文化土壤,当然也尊重写实绘画的原理与法则,尊重西方文化的价值取向和思维方式,这也是构成水彩画的重要文化内涵之一。水彩画诞生之初,不仅作为油画和创作的辅助手段处于从属地位,而且它的创作思想也是西方文化和西方美术传统的产物,具有严谨再现的写实主义性质。但,这恰恰压抑了水彩本身的材质特色,埋没了它重水韵和重灵变的光辉。西方人对水和油的媒介物本质的区别并不敏感,迟迟没有觉悟。这种困境,正是由于把模仿作为最高标准。而模仿之功效,以水色、纸面为之的水彩自然不如油色、布面为材料来得方便。然而,这一点在中国人身上却表现得完全不同,人们对驾驭水质材料和对水的悟性有着敏锐的感觉和悠远的历史经验,使水彩画种的语言体系得到了很大的拓展。由于“水”所具有的文化灵性,使得中国画家在接受该画种的同时,就以自己的认知思维去改造,使中西绘画观念在这一画种中自然璧合,涌现出了大量充满文人气息的作品。这是中国民族意识和中国文化精神在该画种上作用的结果,它的渗透过程非常自然融洽,造就了与中国人的审美情趣完全和谐的是中国水彩画的面貌;并用“敏于心象”而“略于表象”的审美意识渗入其中,使“水”与“彩”变幻出更为动人的艺术魅力。一方面保留了西方水彩画的构图、光色、明暗、造型等长处;另一方面又融进了中国画笔性、水意、气韵、意境等特色,在西方和东方两个不同绘画体系中相融共生,使中西文化的许多精华在这里得到交汇、冲撞,显现出迷人的艺术空间。
        简言之,水彩画产生于以写实为宗旨的西方土壤上,却因其水质材料的种种特点而与油画相区别,从而也成就了自己的语言体系和独到的审美价值。中国水彩画的发展虽比西方晚了一步,但从另一角度看,中国文化为人们提供了丰富的参照。水彩画的发展,既是西洋绘画本身的一种进步——它填补了人类对视觉和情感需求的空缺。同时,水彩画又因跨入世界绘画的另一体系——中国绘画,而显得丰富多彩。因此,我们对这一画种的研究和实践,既不是步中西观念之后,也不是游离其间,更不能充当游戏式的小品形象,而是以中国诗境为灵魂,寄托情思、神韵;以西洋色彩为依据,体现秩序、和谐;以中西源流为背景,紧随时代步伐,创造更为浓丽、清新的水色世界。
      
        中国水彩画的现状与对策
        从1999年的第9届全国美展开始已把水彩画单独列出一个展区,由中国美协组织举办的水彩画单项展也已有9届,画幅尺寸限度也大大放宽,这是该画种地位提高的显著标志。但是它的现状不容乐观,水彩画仍处于弱势状态。基本表现是:兴而不深——表面轰轰烈烈,但作品的社会内涵挖掘并不深刻;广而不精——参加的人数不少,但真正有才华艺术家的投入却很少,作品缺乏个性特色。许多作品游离于时代和主流文化社会之外,与美术思潮不能同步,津津乐道于简单的水色游戏,不能进入文化深层,不能融入时代生活。有的画面处理能力匮乏,照抄照片,工匠式劳动居多,学术含量较少。或逸笔草草,不耐看;或磨磨蹭蹭,腻味十足,丧失了水彩画的本体立场,导致在思想性、艺术性上都弱于其他画种,客观上造成尾随他人之后的现状。
        分析起来,具体有两大方面的弱势:其一,尽管各地虽不乏优秀水彩画家,但却难以形成较强的群体优势。尽管许多美术学院开始培养水彩画的人才,但相比较国、油、版等画种,水彩画的教育没有形成规模,其教学不够规范,缺少严格明确的教学大纲,师资队伍也比较匮乏。尽管水彩画家的队伍比以前壮大,但较零散,多数作者是从事其他画种或是搞设计的,画水彩是副业,多为“各自为政”的散兵游勇。
其二,有许多水彩画家往往对自身修养、基本功等问题不大注重,在造型、色彩、构图等方面不够严谨,大都满足于一点逸笔草草的水色小趣味。许多作品“有水无彩,有彩无水”,造型疲软,缺乏应有的素描和色彩功底;有的作品与国、油、版画拉不开距离:有的作品完全照抄照片,缺乏创造精神;有的作品工艺性过强,一味强调制作,缺乏用笔用水的生动感;有的作品过于简单浮夸,缺少应有的深度和力度…… 因此,确立中国水彩艺术的现代品质成为当前极为迫切的课题。
中国水彩画家们掌握的水彩技巧已令人瞩目。但实事求是地说,许多画家探索的思路,没有跳出比其他画种慢一拍的怪圈。制作上越来越花功夫,感情因素的投入却较少,缺乏个性的作品很多,达不到应有的学术深度。从立意的深刻性、造型的严谨性、色彩的感染性(习惯运用客观写生的色彩,创作性色彩显得不足)等方面处在缓慢的步调之中。
        因此,从纵向看,尽管中国水彩画发展到21世纪以来的成绩令人刮目相看,但在画坛上仍只是敬陪末座的“小品”形象,显然不如其他画种吸引人。似乎水彩画只能如此,缺少表现的力度,这一方面是对该画种巨大潜能的误解;另一方面是对中国水彩画现状的客观批评。事实上,水彩画的语言是宽泛的,它在基础教学、创作体现、广告招贴、封面插图、建筑设计,甚至年画、连环画等各个领域都被广泛涉足。问题是怎样建构中国水彩画的艺术高度,提升其品质,切实改变世人的看法。20世纪法国画家塞尚认为,自然不只是表面的,而且有它的深度。他留下了影响后世极深的表现法则,他的水彩画作品留白、分面笔触是实在的,是高度的表现而带着深刻的理念,不断生成、不断流变的精神追求和形式效果给我们许多启发性。当前,水彩画领域开拓性、前卫性的作品不多,我们应提倡对生活的独到感受和发现,同时避免为水彩而水彩的单纯技法性的追求。
        水彩画在中国的学术地位不如其他画种的原因之一,在于反映时代样式的局限性。由于水彩画具有的水色淋漓的雅致效果,长期以来常把它比作“轻音乐”,大部分作者作品题材的面较狭窄,乐津于逸笔草草的小品之中,承载生活的含量不足,在总体分量上太轻。许多作品感情苍白,内容空泛,缺少社会容量,感召力不强,难以启开观念深层的审美意识,失去了该画种应发挥的巨大文化表现功能以及对本体语言深化潜力的挖掘,造成题材、内容、审美感受的偏窄。因此,找到水彩画语言与表现时代特征相结合的切入点,在营造形式美之愉悦的同时,奏响“交响乐”:让作品表述出客观世界中的大真、大善、大美,承载起艺术家应负有的使命感。至今,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无论在展览会上,还是各种水彩画册上,人物画题材的作品尤其少。这固然由于人物画的社会性而受到社会条件的制约和人物造型的难度,要求神形兼备,对水彩画的技法提出更高的要求而使许多水彩画家望而却步。深究起来,原因有三:一是人物画题材的社会性,使人物画的发展受一定社会条件的制约;二是人物的精神性,作为表现主题内容的人物,要求传神写心,形神兼备;三是人物造型的技术性,要求画家具备很高的天资、功力、修养等素质。在中国画的历史上,自唐代以后人物画就逐渐走向衰落。近代,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之后,把西方人的解剖、透视等科学方法贯彻在全国各美术院校的教学之中,面向社会,面向现实生活,在为人生的艺术道路上,使人物画出现了较大的发展。然而,水彩人物画的创作不尽如人意,距离具有时代水平的力作还很远,我们呼唤水彩画出现新局面,首先要在水彩人物画的领域有所突破。今天的时代和社会需要有精神力度的水彩人物画作品产生,因为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这对我们的水彩画创作是一种挑战。水彩画技法要求画家落笔无回,形、神、水、彩等要素都要在一笔当中解决,容易造成艺术上的拘束和僵化,这是水彩画家回避不了和不能淡化的一个现实问题。水彩画作品,能否从它描绘的对象中升华出心智启迪或净化情操的意义,是至关重要的。

        中国水彩画未来的展望
        中国水彩画,经过百余年的起起落落,正走向成熟。它以其独有透明清澈的特质,不以厚涂却能追求空灵的诗化语言和节奏,是现代绘画中一项重要的表现媒介。而且,中国人正以其深厚的传统文化、哲学观念、生活体验并糅合科学精神作探寻,认清自我,酝酿着水彩画发展的方向。只有画家有丰富、深邃的思想内涵,其作品才可能在艺术性和思想性上有所突破。画种间虽没有高底优劣之分,却有实实在在的品位和思想境界之别。处在文化碰撞的今天,中国水彩画面临挑战,它的潜力与压力并存。水彩画家队伍的培育,画家自身素质和能力的培养迫在眉睫。一方面我们仍要对水彩画情趣和技法作深入的研究,挖掘潜力,既吸收一切有益的观念、材料、手段,而又保持水彩画的本体特质不被消解,是我们应该深刻思考的东西;另一方面要与生活挂上钩,要与时代同步,使水彩画折射出当代精神和气息、当代人的心态和风貌。同时必须克服水彩画是“小儿科”的玩耍心理,增加情感的负荷量,与时代同步。如是,它将拥有令人神往的未来,拥有旺盛和沉雄博大的生命力。

责任编辑: 素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新画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新画网的价值判断。
MORE名家聚焦
MORE在线展览
MORE热点关注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下李峰 学术研究付念屏 学术研究下谢铿 学术研究下徐贵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