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画很美 问题很多
作者:江凌 金璟 来源:美术报 日期:2014-09-19 08:58:11

江健文 飞鼠的故事
        
        “我从孩子1岁的时候就开始给他买国内有名气的图画书,比如《咕咚来了》;2岁开始给他买国外的绘本。”胡老师是一名大学设计教师,同时也是一位5岁男孩的母亲,在被问及平时都给孩子买什么样的儿童读物时,她这样回答记者,“我儿子喜欢认知类、故事类的书籍,比较贴近生活的那些。大概是自己职业的关系,对于绘本的各个方面都比较重视,而且尤其看重手绘。”
  绘本,这种以插画为主、文字为辅的出版物,正在成为无数家长为孩子选购的人生第一本书。图画、色彩对于孩子智力开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与那些饱受“幼稚、暴力、影响视力、商业味太重”诟病的动画片不同,家长更愿意为孩子购买既有儿童情趣、又能寓教于乐的绘本。
  在中国,绘本有着巨大的市场,面对书店里种类繁多的绘本,很多家长虽然对孩子的教育问题有着迫切的需求,却对如何选择好的绘本存在着困惑。另一方面,由于经济、观念和生产上的瓶颈,中国插画师在薪酬水平上与国外还有着不小的差距,我国对于插画师的培养还有更多工作要做,出版社在选题与印刷上还有着诸多限制。中国插画真正的繁荣时代还没有到来。
  “插画”一词译自英文illustration。在传统的定义中,插画多半指手工绘制的图画,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电脑制作的图画也进入了插画的范畴。
  在百度百科中,“插画”这样被定义:插画在中国被人们俗称为插图,今天通行于国外市场的商业插画包括出版物插图、卡通吉祥物、影视与游戏美术设计和广告插画4种形式。
陈泽新 猫的午餐

  ■儿童插画前景无限
  插画的兴衰是与印刷品和书籍的发行情况密切相关的。近年来,由于电子文件与电子媒介的大量运用,纯粹的文学作品呈现出萎缩的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依附文学作品存在的插画也慢慢地萎缩了。
  然而,插画这个艺术画种,在儿童读物领域内得到了蓬勃发展。中国家长对于儿童的教育极其重视,不管是在城市还是农村,家长们都愿意出钱来购买一些儿童读物。在记者对十几位家长的随机采访中,无论是出于自愿或者老师要求,几乎每位家长都曾购买过儿童读物。一位幼儿园教师表示,大概有一半的小朋友,在3岁的时候家长就开始购买儿童图画书。还有几位家长在孩子一周岁时就已经准备了各式儿童读物。
  在2010年第6次人口普查数据中,0-14岁人口为2.2亿人,占到中国总人口的16.60%。在如此庞大的市场之下,儿童读物在近些年呈现出空前繁荣的状态。据了解,全国一共有560多家出版社(其中包括20多个专业的少年儿童出版社),有530多家涉及到儿童领域。也就是说,除了少年儿童出版社之外,美术出版社、文史哲出版社和一些社会科学类出版社,都成立了少儿图书的编辑室。可以想见,全国每天生产的儿童读物数量相当可观。
  在如此巨大的生产背景下,插画行业有着无限的前景。据专家介绍,目前在中国从事插画的人员,大部分是为了儿童读物绘制插画。在儿童读物里,插画的载体主要分为两类:一是杂志。以儿童为阅读对象的少儿杂志在全国可能不下几百种,这些杂志需要大量的插画师对每一期栏目进行绘制。杂志上的插画是一种纯粹的插画,是为某一篇文字存在的几张图。这是狭义上的插画。
  还有一个广义上的插画,就是绘本。所谓绘本,就是独立的、有文字或是没有文字的,读者对象是少年儿童的图画书。因为绘本几乎全都是图画,所以它对插画的质量和从业人员的素质要求更高。
  尽管电子书的兴起给传统的印刷类书籍造成了冲击,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到绘本的发展。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首席编辑、著名插画家江健文认为,电子产品是不可能替代绘本的。“先不说插画在电子书上得不到很好的呈现,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原因是,有物质载体的阅读本身就是一种互动,纸张可以触摸、可以翻动,家长可以和孩子一起阅读,这过程中有一种温暖的情趣。这是纸质书籍很重要的附加值,是冷冰冰的电子屏幕无法取代的。此外还有用眼卫生方面的考虑,一般来说,家长并不太愿意孩子过早使用电脑或手机,大多数还是依靠印刷读物。印刷读物只要有这样一个市场,插画就一定能有持续的发展。”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资深编辑陈泽新也表示,现在电子产品大部分还是只在城市中普及,要让全国的小朋友都使用电子产品是不可能的。“电子书的趋势现在可能有点抬头,但未来还是会下落的。印刷绘本的地位替代不了。”
阿德里安·塞古尔 绿蛇
 
  ■国内外绘本差距大
  中国的绘本行业才刚刚起步,据了解,目前在市面上中国原创的绘本较少,从国外引进的绘本占大多数,这其中有原版的,也有翻译过来的。
  在欧洲或者在日本,绘本这个行业已经非常发达。当然,这与这些国家对插画家的重视、教育教学理念,还有行业较高的收入是分不开的。在国外,印刷品的价格是非常高的。陈泽新告诉记者,“大概在20年前,我就买过德国的绘本,那时每本大概是250元左右,非常贵。现在也还是这样,我前两天买了两本从荷兰寄过来的原版绘本,并不是很厚,就十几个对页,也要175元一本。”陈泽新表示,国外的绘本由于印刷成本非常高,再加上画家的稿费、版税等等,价格一直居高不下。
  在中国,这样的价格显然不是普通读者可以接受的。
  江健文介绍说,现在中国出版社出版的儿童绘本,最便宜的是一些单行本,16页或24页,售价在30元左右。“用三十几元钱买一个薄薄的儿童读物,家长们哪怕资金宽裕,也是会犹豫一下的。”
  事实也是如此,在对家长们的采访中,尽管认为二三十元是个相对合理的价格,但也有家长表示会在网上选择打折后10元左右的绘本,或是去打折书店购买“论斤称重”的儿童读物,“小孩子可能看不了几次就会把书撕掉,30多元钱还是有点贵了。”还有的家长直言,“小孩子需要大量的书看,我们家就有上百本,书做得太贵也不合适。”
  在对绘本内容的选择上,家长各有所好,有的人认同西方的教育理念,“国外故事经常很生动,让人沉醉,对孩子的影响很大”;也有人认为中国的图画书比较通俗易懂,“主要还是文化上有差距,外国的文字翻译过来有一些问题,小朋友可能不太理解”。然而在专家眼中,中国本土儿童绘本的内容却并不尽如人意。
  陈泽新说,出版社要出绘本,首先文字要过关。现在有一个趋势是,写儿童文学的作家正在把自己的作品改成绘本。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文章都能改成绘本,改成绘本以后也不一定能和原著画得非常符合,因为有的文字是不适合做成绘本的。
  宁波大学科技学院设计艺术学院副院长张彤也表示,“国内绘本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出在故事上面,因为读者不一定会看你的画,但一定会读你的故事。尽管国内不乏好编剧,也不乏好故事,但却缺乏专门做绘本的好编剧。以国内的情况,可能由插画师自己做编剧更可靠。”
  江健文指出,一本优秀的儿童读物,它的插画应该具有一些能够概括的特质:一是具有儿童情趣,二是强化传递性,三是教育的功能,四是艺术性。插画除了形象表现之外,它的脚本要依附于文学。但是中国的文学创作有时与世界不接轨,缺少一种世界语言。“由于中国一些固有的习惯和束缚,导致一些作品在创作的时候,是从成人的角度出发,缺少从孩子的角度去理解,这些作品往往比较概念化,脱离了少儿的心理状态,特别是教条性的东西太重,唯恐教育的功能没有显现出来。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除去内容上与价格的差别,国内外绘本在出版流程上也有着显著的不同。绘本不同于普通的文字作品,出版流程相对复杂。据了解,国外的插画家多是“自编自画”。画一本绘本,作者可能需要两三年的时间去采访、写生,要把所有的草图都画的非常完美,然后做成假书,出版社看到成果,既有图也有文字,如果觉得合适,马上就可以出版。出版社开出的报酬足够插画家这两三年的开销,出版后的净收入也相当高。而在中国,有插画家这样开玩笑说,“如果一本书要搞两三年,那连稀饭都喝不到了。”
  在中国,绘本大致分为儿童绘本与成人绘本两类。它们的出版流程并不相同。
  成人绘本与国外绘本的出版模式相似,作者在选题和表现方式上自由度较大。成人绘本包括旅行绘本、美食绘本与生活绘本。最多的就是旅行绘本,包括旅行经历、攻略、手绘地图等等。绘本画家、《跟我去香港》的作者虫虫向记者介绍了成人绘本的创作流程:成熟的插画师会自己构思一个主题,做完之后在网上发布,可能之前已经跟出版社谈妥了,也可能是发布以后被发现了再来谈出版的事宜。如果没有人约稿,一般都是在网上先积累一定的影响力,只要作品反响好,很快就有编辑来联系。
  与成人绘本相比,儿童绘本受到了一些限制。据了解,中国的儿童绘本基本都是出版社事先定好了主题和文字,然后找到合适的插画师画。接到出版社的约稿后,插画师根据要求的主题,把一段一段的文字内容,分解成一张一张的图片。24岁的刁莹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画过不少儿童绘本,据她了解,在中国,儿童插画家自己设计图文、再投稿到出版社的几乎没有,只有极少数很有名的才会被约稿。
        插画市场良好,质量却令人堪忧。除了社会、经济等因素的制约,我国在插画师的培养以及插画从业者的生活状态这两个方面,也有着各自的尴尬局面。
  提及插画这个话题,不久前在网络上流传着一个挺火的帖子,分享了香港导演徐克在电影“狄仁杰系列”里的分镜手稿,帖子的最后将影片中曾经出现过的画面与徐导的分镜手稿对比,相似度之高令人咋舌。“徐老怪”本人的手绘功底如此了得,弄得看客们惊呼:插画师才是导演的正业吧!
  事实上,一个职业插画师的工作难度确实并不亚于一个导演,他需要诠释每一个角色、神态、动作、场景,也需要考虑节奏、高潮、背景、形象,两者的区别只在于艺术的表现手法不同罢了。但是,插画师在中国只能算是一个小众职业,别说大众对其一知半解、懵懵懂懂,就连专业艺术院校的教师也投诉插画作为小画种,不受重视。

张彤 东风又起
  
        ■插画界限混淆不清
  在百度上搜索“插画”两字,有动漫中的飘逸少年,有动画片里的童真世界,有广受欢迎的几米漫画,还有各种美轮美奂的艺术创作。“插画”也瞬间变成了一个多义词,与漫画、动画、动漫、绘本等等不约而同地画上了等号。
  对于这种情况,艺术院校的教师们有许多感慨。“中国缺少流行的插图,这就是一个瓶颈。与国外盲目接轨造成了概念上的混乱,尤其插图的界限混淆不清,盲目扩张将会失去自己的艺术特性和存在的价值。”高荣生告诉记者。
  江健文也指出,“插画教学有自身的学科特质与规律,创作也有一套有别于其他画种的方法,目前我国大部分插画教学的师资设置是有问题的。当我们对插画专业的概念有待厘清的时候,当我们的教学对创作作品的优劣还缺少科学的评判的时候,当我们的师资力量既缺少专业的插画教师、又缺少有插画从业经历人员的时候,我们的插画创作水准和教育培养都缺乏后劲。”
  这种混淆与混乱的局面同时也出现在了各类艺术院校的专业设置上。如中国美院的插画、漫画专业都隶属于传媒动画学院的动画系,而中央美院和广州美院则是把插画专业归属于版画系。
  长期从事插画创作和教育的张彤告诉记者,“放在动画学院下面的插画专业是偏动漫的,专业性会比较强;把插画放在版画系下面,这样比较偏重艺术性的探索,更靠近纯艺术。我觉得插画的概念是比较宽泛的。”对此,著名漫画家、中国美院教授阮筠庭也有类似的观点,“插画有很多不同的功能,比如设计方面要用到插画,建筑方面也要用到插画,还有时装、商业等等领域都有插画。”
上村次敏 插画

  ■插画教育现难题
  教学方向各有侧重
  不论这一种绘画语言如何被定义或者讨论,都需要年轻人的想法和创造力,令其向更积极、更健康的方向发展,真正做到后继有人。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不同艺术院校对于插画课程的安排和教学方向也各有侧重。
  面对如今教育体系扩招的大环境,中央美院的高荣生教授直言插图“很难教”。“为什么开展得不太好,有很多原因。我们插图教育所有的课都是自己设立的,跟其他的专业都不重合。一年级都是上大课,二年级分到系里去了,系里又上了一年才分到专业的工作室。到工作室已经大三了,再学一年实际上就毕业创作了。这一年相当紧张,我们觉得时间特别不够用,学生也经常这样反映。”
  在如此集中和紧张的教学环境中,高荣生对学生的要求一点都没有降低。“我设立了3个课程,一是颜色的限定性教学,也就是限定用4种颜色去表现丰富的色彩关系,这主要是防止学生滥用颜色,让他们更适应印刷厂的色彩语言;第二是关于版画的训练,从素描转换到木板,让学生把黑白的调性关系完完全全地刻到脑子里去;第三是人物形象塑造课,对于各种人物进行细致的分析也非常重要。”
  高荣生回忆说,“我工作室的学生一开始都特别不适应,觉得特别难,过一段时间后就觉得真的学到了东西。但这种惯性还没消失掉就毕业了。工作了之后他们又回来跟我说,我们所有的课其实应用性极强。”
  对于教学,中国美院的阮筠庭教授也有自己的看法:“其实对我来说,我觉得如果把对艺术的教育说得很理性,理论化地去做很多比较、分析,那就不是创作了,反而会扼杀创作。这个东西很多时候是一种很自发的表达。如果我是比较有目的性地针对特定的年龄群,然后选择一种市场上没有人用过的技法,那么他不是一个艺术家的方式,他是一种市场方式,是一种制造产品的方式。所以我只提供我的创作方式,而不提供那种方式的方法。”
  “现在也有一些学校的插画专业和绘本做得不错、很完整,他们的作品也是很接近市场上的,但是在他们的作品里,老师的痕迹很重,学生自发性的东西很少。我们的教学更侧重让学生去发现自我,通过绘画或是通过绘本的手段,去发现自己生活中最核心、最感染人的东西。”
  “每个人的生命有属于自己的一种特质,有的人就是很粗粝的、很强烈的,那么他的故事就是要以这种方式去表达。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去帮助学生寻找他自己。所以我们出来的结果不一样,可能不是去寻求完成一幅作品的成就感,也不是一味地去和市场接轨,而是让他们找到自己这里面最闪光的东西,这个就会很动人,并且也能受到好评。一个同学以后做不做这一行或者是不是成为一个职业的插画师,这个不是我们最看重的。我们最看重的是学生作为一个人对于艺术的一种手法,去表现自己、去描绘自己、去找到自己,这个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阮筠庭向记者娓娓道出她的教学心得。
  而关于培养学生的独创性这一点,高荣生也与其意见不谋而合:“我比较强调的是,如果你完全图解这个插图,它不叫插图艺术。所以我在教学中比较注重再创作性,你要超脱出文字的限制,发挥你的再创造和想象力。这在中国的艺术教育中比较弱。中国的插图问题很多,应该像足球一样,从娃娃抓起。”
  从这两所中国极具代表性的高等艺术院校来看,老师们在插画教学上也算是费尽了心力,既要注重基本的造型能力训练,又要强调艺术的独创性。终究还是应了那句老话,正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艺术之路没有借鉴之法,找到自己的定位,才能发现那本独门秘籍。 

杨望舒 如水
 
        ■要做职业插画师很难
  近几年来,艺术生的就业问题一直都是人们十分关注的热点,那么插画专业的就业情况到底是差强人意,还是令人大失所望?要成为一个职业的插画师到底难不难?
  面对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2008年毕业于中国美院动画系的学生艺青。因为分别在传媒公司、动画公司、设计公司有过几年工作经历,艺青手上积累了一些资源和人脉。据她介绍,插画的市场非常大,比如绘本和出版物的插图是一类,影视、视频、公益广告里的插画又是一类,还有就是墙面壁画、画廊里的装饰画等等。因为和公司合作价格普遍偏高,所以像她这样以个人名义接活儿的反倒有很多机会。
  对此,阮筠庭也表示,插画专业在就业上算是对接比较好的。“插画的工作我感觉是高高低低都有,这是一个很因人而异的工作,适应性比较强。有的去当老师,也有学生自己组了工作室,也有在公司里面做明信片设计。就业还比较容易,但是要做职业的插画师就很不容易了,要有一定的实力,要累积一定的经验、人脉,才能有机会做这样的活。”
  “我觉得市场是有机会的,但是需要有耐心。现在这个市场,要画自己的风格来养活自己还是有困难的。特别是在开始的几年,但是只要你坚持就可以有机会。”在阮筠庭的记忆里,做得最好的学生不是画得最好的,而是最有勇气、最有信心的。她直言很多学生因为家里的压力,导致其没有空间去尝试、冒险,去发展自己的梦想。“美院有很多同学画得非常好,但这种好并不代表一种稳定,大家都在寻找一种稳定的工作状态。”
  对此,绘本画家虫虫也说,“我觉得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这个时代包容度非常大,也确实是一个天道酬勤的时代。因为现在的绘本跟以前有很大的区别,它不把技巧放在第一位,而把趣味、生命力放在比较重要的位置。只要你的作品足够的成熟、完整、有特色,就能够被四方接受,能够被流传。有特色是最重要的,你画得再好,没有特点也是很难被人记住的。”
  然而,虽然插画的市场很大,但从采访到的情况来看,由于国内插画的商业市场尚不健全,行业内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规范,许多插画师的收入还是不能够获得有利的保障。和国外职业插画师较高的社会地位、经济收入相比,中国插画师的收入普遍偏低,好几位插画师都反映,如果仅仅依靠插画所得的收入,“只能够维持最基本的生活”。也有不少插画师因为收入的问题,最终放弃了插画,转而去从事国画、油画的创作。
  关于插画师的收入,从记者打听到的情况来看,比较有经验、有资历的插画家,每张插图的收入在300元至1000元不等;但如果是资历较浅、或是刚毕业的年轻插画师,每张插画的报酬在100元左右,甚至有的会低至30元一张。
  艺青告诉记者,插图基本上是按照画面的精细程度来决定,画的精细程度越高,花的时间越长,价格就会越高,“如果是视频里面用到的插画,我一个晚上能画一张,打打草图就行,大概一两百元一张。墙画壁画因为面积大,花费的时间长,大概是一两千元画一个墙面。”
  插画师在收入上的尴尬局面,直接影响到了年轻人的职业选择。虫虫说,“现在很多年轻人很迷茫,不知道怎么从事这个行业,因为毕竟收入很少。即使已经很出名了,你也并不能赚很多钱。插画师只能靠一些杂志的连载拿到相对多一点的钱,但是如果要完全靠属于自己的一个绘本来赚到钱是非常困难的。好的畅销书动不动就销上10万册,但是绘本能上三四万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很多想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其实是很纠结的,大家可能会发现那些有名的插画师生活得很好,但他们没有发现那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人。”
 
邓秋玉 大理建筑
 
  ■国内外差距到底在哪里
  面对并不完善的国内插画市场,面对插画教育领域许许多多的无可奈何,虽然近几年国家大力扶持动漫产业,但是占领市场和广受好评的电影与动画作品依旧都是日韩及欧美的占绝大多数。就连最热门的国产动画片都被家长们吐槽过于暴力,专业人士更批评其太弱智。相反的,欧美或者日韩的动画不仅受到小朋友的喜爱,更是受到广大成年人的青睐,甚至许多上世纪80年代的动画作品至今仍被奉为经典。
  面对国内外如此强烈的反差,不禁引人联想,到底是中国的从业人员在专业能力上存在差距,还是日本的市场需求要比中国更胜一筹呢?记者向在日本留学的章翔了解到,恰恰相反的是有很多日本公司很喜欢中国人对软件的熟练度,中国员工在日本可以发展得很好。但是中国人欠缺的还是创新能力。“中国人的创新能力还停留在80年代,对于我们现在这些小朋友来说他们的童年就是《喜洋洋与灰太狼》、《熊出没》,大部分还是来自于国外,要不就是不停地翻拍老式经典。”章翔说。
  此外,当我们还在寻找经典的时候,日本、韩国已经开始入侵我们的经典,日本更以这样一种方式占据了中国大片的动画、插画市场。章翔告诉记者:“日本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接近市场饱和,但他们的市场之所以能够那么健康地发展就是在于创新和占领国外市场。”
  对于在日本多年的章翔来说,能感受到强烈的不同点是,插画师这个职业在日本更受尊重和保护,日本国内的社会福利保障让职业插画师能在创作时没有后顾之忧。同时,日本很重视版权,有很多插画师的作品因为版权的问题并不在网上发布。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动画与漫画市场,主要消费群体是孩子,在创作上受到一定的限制,而日本的成人市场不分男女老幼,非常广阔,他们一般在便利店里就可以买到许多插画师的作品以及周边产品。
责任编辑: 素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新画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新画网的价值判断。
MORE名家聚焦
MORE在线展览
MORE热点关注
热点关注
热点关注下颜宝臻 热点关注下潘晓东 热点关注下蒋跃 热点关注下黄静